1. 爱编家小说站首页
  2. 小说推荐
  3. 女生小说

缘来是场桃花劫司马月萧逸尘小说全文阅读

缘来是场桃花劫这本小说是作者柒色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讲述了萧逸尘是杀伐果决的当朝太子,司马月是风华绝代的倾世太子妃,她辅他一步步登上至尊之位。他荣登大宝之日,她等来的却不是封后的圣旨,而是满门抄斩的厄运………

u=62150492,2473550731&fm=26&gp=0_副本.jpg

精彩内容:

萧逸尘话音刚落,几个太监宫女立刻从殿外进来,很快将司马月控制住。

“不许碰本宫!”司马月一边挣扎,一边看向龙榻上的男人,眼神哀怨急切,“皇上!臣妾的话你可以不信,但臣妾的父亲对你忠心耿耿,为了辅佐你登基,当年不惜冒着砍头的危险,谏言让先皇废了二皇子的太子,立你为储君……”

“住口!”提起往事,萧逸尘更加怒不可遏,“贱妇!你的意思是没有你们父女,朕就没本事坐上这龙椅?!”

“臣妾并非此意!”

“皇上息怒!为这些乱臣贼子气坏了龙体可不值当!”风初月抬手抚了抚萧逸尘的胸口,对着司马月的方向,笑道,“皇上这里已经掌握了右相写给敌国的亲笔信,人证物证俱全!姐姐,皇上念旧情饶你不死已经待你不薄,你还是早早谢恩吧!”

“挖!给朕把这贱妇的眼睛挖下来!”萧逸尘忍无可忍,咬牙道,“我倒要看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太监拿着刑具刚刚进来,只见太后身边的白姑姑从殿外匆匆走了进来,向榻上的男人福了福身子,“皇上,太后头风疾又犯了!传太后懿旨,请月主子前去为太后瞧瞧。”

萧逸尘负在身后的手攥成拳头,幽深的眸子微微一眯,看向殿下的司马月,“朕暂且留着你的双目!速速随白姑姑去给太后诊治!”

“臣妾遵旨!”司马月不由松了一口气,起身跟着白姑姑走出了养心殿。

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远,风初月攒在广袖里的双手越攥越紧!

司马月,你早晚得死!

司马月从慈宁宫给太后瞧了病之后,又亲自去御药房配了药,这厢边刚从御药房出来,只见一道明黄闪过,萧逸尘怒气昭然地出现在眼前。

“皇,皇上……”司马月忙行礼。

可福下的身子还未直起,萧逸尘骤然伸手掐住了她的颈子,满眸阴鸷地步步逼她后退,“贱妇!还有什么事是你做不出来的!”

男人咬牙切齿,俊脸上的恨怒恨不得将她凌迟!

司马月满眸不解,被他逼得快速后退,直到腰身“嘭”一声撞到了院子里的晒药台上。

顾不上快要被捏断的脖子和被撞痛的后腰,她艰难地出声,“皇上,臣妾又做错了何事?”

御药房一众人等见龙颜不悦,纷纷垂首快步退到了一边。

萧逸尘深眸中有怒火在燃烧,鄙夷地轻笑一声,一扬手狠狠撕碎了她身上的凤袍,“呵,不过给母后瞧了瞧病,就威胁母后让朕立你为后!”

一瞬间,女子那胜雪的肌肤便曝露在了众目睽睽之下。

司马月心下一惊,慌乱地去拢身上已被撕碎的凤袍,拼命摇头,“没有!臣妾只是给太后娘娘施针开药,和太后娘娘病情无关的事一个字都没提!”

萧逸尘深邃的眸子落在女人那白得雪亮的肌肤上,心念一动,嘴角邪肆地勾起,“既然这么想当皇后,朕就让所有人都看看朕是如何宠爱你的!”

言落,男人上前粗暴地扯掉她身上的袍子,中衣,亵衣……

“皇上,不要……”司马月恐慌极了,双手护在胸前,眼前早已经被一片雾气蒙住。

这是在宫人们众目睽睽的御药房……

他就这般恨自己,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羞辱她?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萧逸尘邪肆地勾唇,大手钳住她的纤腰,一个挺身……

院子里所有的奴才丫鬟全都伏地而跪,没人再敢抬头!

“啊……皇上,不要……”司马月屈辱的眼泪,终是滚落了下来,心如刀绞。

五年了!

同榻而眠五年,他在朝廷拉拢势力,她在东宫帮他笼络那些朝臣的妻妾;他出征讨伐,她熟读兵法,女扮男装陪伴君侧,做他最得力的军师!

何曾想过,他一开始就不相信她,昔日的恩爱全都是假,一切都只是为了他的江山……

司马月的心,随着男人一下一下狠狠的撞击,碎成了一瓣一瓣。

萧逸尘还未完全发泄完,只见李长青满脸惶恐地跑进来,“噗通”跪了下来,“奴才斗胆!月主子为太后娘娘施针之后,太后病情突然加重……”

“皇上!剑下留人!”风初月及时拉住了萧逸尘的手腕,给旁边的侍卫使了一个眼色,“还不快去把这污了皇上眼睛的狗男女拉开!”

“是!”几个侍卫上前立刻把萧遥拉了起来,一个劈手将他打晕。

“朕要亲手杀了这奸夫**!”萧逸尘怒不可遏,作势就要去砍人。

是他犯贱!

不该突然想过来看看她。

没想到,竟是看到了这等精彩的画面!

“皇上?”司马月听到动静,错愕地愣了一下,来不及去拢身上凌乱的衣衫,匍匐着向说话的方向爬去,“皇上,听臣妾解释!”

在看到衣衫褴褛浑身脏污的女子那般狼狈的样子时,萧逸尘更加愤怒,裂眦嚼齿,“若非朕亲眼所见,朕也不会相信你竟在牢房里和朕的影卫私通!司马月,还有什么事是你做不出来的!朕今天就杀了你们这对淫人!”

若不是亲眼所见,他怕是还对她留有一分怜悯!

这个该死的贱妇!

“皇上息怒!”风初月再次拦住了萧逸尘,“皇上,我看姐姐都这般模样了,应该不会再勾引男人。说不定是这萧遥趁姐姐无能反抗,占姐姐便宜呢!”

萧逸尘凤眸一眯,却没有开口,只是震怒地看着五体伏地的司马月。

风初月娇柔一笑,向萧逸尘福了福身子,“臣妾了解姐姐对皇上的感情,断断不相信姐姐会做出这种事!还请皇上下旨,择日由大理寺负责提审此事!还姐姐一个清白!”

司马月拧眉听着风初月的话,因看不到她的表情,一时间难以分辨她的用意。

风初月这是在替自己求情?

原创文章,作者:lc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bianjia.com/xstj/vsxs/7925.html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