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编家小说站首页
  2. 小说推荐
  3. 女生小说

主角是言瑾澈白舒陌小说 那年春风柔似你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那年春风柔似你》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作者是言瑾澈白舒陌,小说主人公是暮离,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言瑾澈低着头,跪在地上,一步一步地跪着向前,膝盖上快要好的伤疤被坚硬的水泥蹭下,血汩汩地流出,她吃痛,却不呼。 白舒陌好看的眼睛一弯,笑容灿烂明亮,可话语,却,冰凉刺骨,“把玻璃渣倒下去。” 随行的保镖一顿,怎么说那地上跪着前行的也是少夫人…… 

thumb_200_266_6YKj5bm05pil6aOO5p+U_副本.jpg

精彩内容:

  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言瑾澈低着头,跪在地上,一步一步地跪着向前,膝盖上快要好的伤疤被坚硬的水泥蹭下,血汩汩地流出,她吃痛,却不呼。

    白舒陌好看的眼睛一弯,笑容灿烂明亮,可话语,却,冰凉刺骨,“把玻璃渣倒下去。”

    随行的保镖一顿,怎么说那地上跪着前行的也是少夫人……

    可他望着男人阴冷的面孔,却又不敢不服从。

    言瑾澈一咬牙,依旧不吭声地跪着向前,跪着从玻璃渣上穿过,伤口大肆地流着血,一面流一面被雨水冲刷,那钻骨的疼都不及心的万分之一疼。

    她硬撑着不让自己倒下,可视线却渐渐地模糊,终于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少爷,夫人这……”

    白舒陌打断保镖的话,“钢琴家最宝贵的不是手吗?继续!我就不信她今天不起来。”

    保镖拿刀的手一顿,欲阻止,看着男人的冷眼,却又不敢抗令,只得在她伤痕累累的手上,再添一道疤。

    手上传来一阵剧痛,言瑾澈轻呼,醒了过来,她望了望受伤的手,心里自然明白是谁做的,她叹气,支撑着自己起身,继续跪着向前,仿佛永不屈服。

    哪怕这手,对一个钢琴家来说是有多重要,可这点皮外伤,又怎比得上这九年来的痛?!

    “快点走,言瑾澈,你少在我面前装可怜,否则你只会让我感到恶心!”还是那抹笑容,只是语气更加冰冷。

    言瑾澈不说话,强撑着自己向前跪着前行,无人注意到她肩膀微微颤抖,多好啊,这大雨下得,仿佛连她自己也分辨不出是雨还是泪了呢。

    九年了,她爱这个男人爱了九年,五年前她终于名正言顺地当上了白夫人,她曾不止一次想象过,自己的新婚生活应该是温暖的,幸福的,而白舒陌却狠狠地告诉了她,这是她噩梦的开头。

    说实话到现在她都还不明白为什么白舒陌恨她那么深,这五年来,她每年的生日,每年的七月十九日,她都必须跪着从离教堂五公里远的别墅里出来,一直跪到教堂为止,就算是世界末日她都必须跪完。

    “这是你欠她的,欠你妹妹的。”白舒陌的话时时刻刻提醒着她,仿佛要将她彻底击垮一样。

    可是,妹妹的死,真的不是她的错啊……

    恍惚间,言瑾澈已经跪到了教堂,她的膝盖早已模糊不堪,白舒陌却不知情一般,将她从地上拽起来,再狠狠地将她甩在教堂的一个十字架前。

    “言瑾澈,你好好看看!就是因为你,漓洛才会被钉死在这十字架上!”

    她抬起朦胧的眼,看着十字架上眼角挂着血泪,胸口顶着一把尖刺的女孩,顿时泪就涌上了眼,对于这个女孩,她真的一点也不恨,哪怕,她夺走了自己丈夫的爱。

    “言瑾澈,五年了,你到底承不承认是自己害死了漓洛!”

    她一咬牙,眼泪一掉,“阿陌,为什么你就不能信我一次?漓洛的死,不是我造成的。”

    白舒陌眉间带着怒火,他狠狠地掐住言瑾澈的脖子,“我当时亲眼所见!你有什么资格来说这些!”

    言瑾澈被白舒陌掐的满脸通红,几乎喘不上气,“阿陌……咳咳咳!放手……”

    “好,我放。”

    瞬间,言瑾澈突然感受到了空气的清新美好,她大口地喘着气,完全不顾形象。

    “从今天开始,你不仅要跪着来,还得跪着回去,忘记你的大小姐身份,那本来也不是属于你的。”

    言罢,白舒陌带着所有人坐上车,扬长而去,当真是要将她留在这里。

    望着自己血肉模糊的膝盖,她明白,白舒陌一定会派一个人一直跟着她,如果她没有跪着回去,那便会受到更大的惩罚。

    大雨还在下,只是天色更暗了些,言瑾澈在水泥地上跪着前行,又是五公里,可是她早已没了怨气,跪就跪吧,反正白舒陌说的也对,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大小姐了。这个熟悉的场景,让言瑾澈不禁想起五年前她和白舒陌的婚礼。

    那个时候,婚礼一结束。父母便把亲子鉴定给她看,在她还来不及做一点反应时,白舒陌又告诉她。他一直喜欢的都是言漓洛,跟她结婚只有两个原因。一个是白老爷子威胁他必须娶她。第二个原因是因为她是言家名正言顺的大小姐,但是有了亲子鉴定,证明言漓洛才是亲生的。跟她的婚礼,也就没意思了。

    她受到了双重打击。几乎是失去理智地问他,“你骗我,你在骗我对吗?如果你爱的是我妹妹。那为什么要娶我?为什么说爱我!”

    可回应她的,却是白舒陌不耐烦的一脚。

    她满眼泪花地瘫坐在地上,乞求离开的四人能回来。可是不会了,再也不会了。她在那一天,失去了父母。失去了妹妹。也失去了丈夫的心。只剩下,白舒陌给她的一把别墅钥匙。

    她身上没有一分钱,那把钥匙是离教堂五公里远的别墅钥匙,“五公里……应该不远。”她默念着,便决定走回去,毕竟,那个时候的她,除了那儿,什么地方也去不了。

    那个时候也是大雨呢,她记得很清楚,当时她闲高跟鞋麻烦,便把高跟鞋脱掉了,光着脚,抓着婚纱就这么狼狈地走回别墅,走过了十九条街,到别墅门口时,她的脚早已血肉模糊,醒来时,她已经在别墅内了,这栋别墅很大,也很空洞,除了管家没人陪她。

    第二天的时候,她不顾脚上的伤,独自一人拿着刚得到没几天的驾照开车出去兜风,却撞见几个人故意开车撞伤言漓洛,并将言漓洛绑起来带走了,她赶紧将车停下,跟了上去,可那些人像是发现她了,一路上都在甩她。

    她到教堂的时候言漓洛已经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了,而这时候,收到信息的白舒陌刚好赶到,认定了一切都是她的所作所为,毕竟昨日她的情绪显得很不稳定。言瑾澈解释不了,因为白舒陌不信她。

    “你可以恨我,可以报复我,甚至可以杀了我,可你,为什么要对她出手!言瑾澈,你真是恶毒的让人恶心!”那是她第一次见白舒陌哭,哭得那么伤心,但那泪,却不是为她流下的。

    言父言母要告她,却被白舒陌拦下,她以为他对她还是有感情的,其实她错了,这几年的生活,比在监狱还要苦,还要疼。

    手机铃声的响起,打断了她的回忆,“一分钟我还见不到你在大街上跪走的身影,我会让你更加生不如死。”

    言瑾澈挂断电话,还是跪了下去。

    五个小时后,言瑾澈跪着走回了别墅,她缓缓地站起来,伤口便撕心裂肺的疼,可看到门前的那双女鞋,她的心更痛。

    她上了楼,听见了白舒陌房里传来的男女嬉笑声,好久没听见白舒陌那么开朗的笑声了,言瑾澈竟觉得有些怀念,可是那笑声又带着屈辱,她扶着墙,想要一步一步艰难地走回房间,白舒陌的房门却猝不及防地打开。

    “你在这里干什么。”

    言瑾澈身子一顿,低着头,“对不起,我只是想回房间。”

    “那你最好快点,免得我看着心烦。”说完,白舒陌就想要回房,不料一个妖娆身段缠在他身上,嗲道:“阿陌~你去干嘛了~快点,人家还要~”

    “好好好,小妖精,我今天满足你。”说着就将女人抱起。

    房门关上的声音,使言瑾澈长舒一口气,她颤颤巍巍地走回房间,一下扑在床上,膝盖还是很疼,可是管家今天不在,不会有人给她上药。

    “算了……”言瑾澈嘀咕着,就这么带着一身残破睡着了,她是真的很累。

原创文章,作者:xl,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bianjia.com/xstj/vsxs/5352.html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