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编家首页
  2. 小说推荐
  3. 女生小说

主角江以河任复寒小说《又被渣攻gay哭了》全文免费阅读

江以河任复寒是《又被渣攻gay哭了》小说中的主人公,这本小说是作者木鱼腐朽所编写的言情文,又名《和恶魔总裁领证以后》,全文主要讲述了江以河惨遭弟弟陷害,被送给了一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含泪做受,沦为男妻。在领证的那一天起,江以河就知道,任复寒不爱他。任复寒真正爱的那个人是他的弟弟。伤心失望,心碎。他逃出了他的手掌心。五年后,江以河带着小包子归来!

image.png

又被渣攻gay哭了全文阅读:

江以河从浴室里走出来,他的身上已经换上了一件干净的T恤衫。
他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躺在了床上。
江以河缩成一团,抱紧了自己。
任复寒却凑了过来,他看到了江以河手臂上的吻痕,还有大腿上也都是……
这说明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并不是梦。
“昨晚弄疼你了吧?”
任复寒发出沙哑的声音。他居然有一种莫名的愧疚感。只是因为,他把他给弄到哭了!
“……”江以河根本不想说话。
他连骂他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承认我昨晚是过分了些,可我把你当做他了。”任复寒又继续说道。
可是,这样的话,却更加伤人。
江以河转过身来,冷冷地看着他:“那你为什么不放我走?”
任复寒抱着他,“因为,最起码你像他。你要怪,就怪你弟弟,把你送给了我。”
江以河很难受,想起昨晚自己备受凌辱的画面,他就犹如被人拿着毒鞭在抽打着。
江以河恨不得咬死这个恶魔。
他忽然抓住了任复寒的手臂,张了嘴巴,往任复寒的手臂咬了下去。
“艹!”任复寒骂了一句。
江以河才松开了嘴巴。
“***!你!你在干什么?”任复寒看到自己的手臂留下了很深的牙印。
就差被咬出血了。
这股狠劲,让任复寒都对他刮目相看了。
“这还算轻的了!你该下地狱!”江以河眼底尽是恨意。
去他娘的弟债兄还!
任复寒揉了揉手臂,才舒缓了些。
“哼!脾气那么暴躁,肯定也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以浪的事情吧!要不然为什么江以浪会把你丢给我?”任复寒咬牙道。

又被渣攻gay哭了全文阅读

本是无心的一句话,却勾起了江以河的万千思绪。
那些回忆犹如潮水一样,涌了上来。
江以河还记得小时候,江以浪很是顽皮,抓着虫子去吓唬他。结果,那一天,爸爸就拿着衣架,把江以浪打得***开花。要不是后来妈妈求情,江以浪怕是走不了路了。
还有一次,江以浪为了和他抢玩具,推了他一下,爸爸罚江以浪不准吃饭,一直罚站,罚了整整两个小时……好在妈妈给江以浪藏了个旺旺雪饼,不然他就饿着肚子睡觉了。
还有最离谱的一次。
江以浪趁他睡着的时候,把泥巴放进了他的嘴里。
后果自然是很严重,那次爸爸直接让江以浪罚站,双手举着满满的一脸盆的水……
爸爸每每打一次江以浪,江以浪就会把这笔账记在他的头上。
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日积月累的,江以河很清楚,江以浪一点也不喜欢他。
明明是双胞胎兄弟,却像是仇人一般。
然而,真正让他们兄弟两个人决裂的是,后来,发生在他那件事情……
“你说的对,江以浪恨我,他把我当成了仇人。我的确是糟糕透了。”江以河苦涩一笑。
“嗯?”任复寒对他的反应很是好奇,“那你说,你是怎么对他做了丧心病狂的事情呢?”
江以河感到好笑,从来都只有江以浪欺负他的份,他怎么可能会对江以浪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不过,江以河知道,那次江以浪离开家门,是为了什么。
“那一年,我高考毕业,爸爸妈妈开着车,过来参加我的毕业典礼……可是,那一次,他们却出了车祸……他们是因为我才死的,你说,换成你是以浪,你会不会恨我?”
江以河的声音充满了无限悲凉。
这件事一直压在他的胸口。
“呃……”任复寒听了,心头发凉。
难怪了……江以浪会如此痛恨江以河。换成是任何一个人,都不会轻易原谅的!

江以河脸色煞白,这女人,还真是脸皮贼厚,堪比城墙了!

任复寒立马把她给推开了。

他一脸严肃,认真的说:“小羽,我跟你说过了,你现在已经长大了,不能老是像以前那样搂搂抱抱……”

杨沐羽自然是注意到江以河的存在,可她依然装作熟视无睹。

她笑眯眯的说:“长大了又怎么样?我们一直都是青梅竹马啊!对了,我的礼物呢?你今年给我准备了什么礼物?”

任复寒却是耸耸肩,“其实我最近很忙,所以,忘记为你准备的礼物了,要不是收到你们家送过来的邀请函,我连你生日是什么时候都忘记了。”

江以河想了想,这段时间,因为他割腕***,任复寒担心他的情绪,所以一直都守在他的身边。自然无暇去想那些,他还陪他去做孕检了……

杨沐羽听到任复寒的话,强颜欢笑,她又不甘心地问:“你是在开玩笑的,对吗?以前,你都会给我准备生日礼物的啊!你每年送我的礼物,我都会好好的珍藏起来。”

可任复寒又给她泼了一盆冷水,“对不起,我今年真的没有准备,很抱歉。”

杨沐羽脸色铁青,可因为江以河还在旁边盯着看,所以,她又说道:“那你记得给我补礼物!没有礼物,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任复寒无奈的点头:“嗯。”

他的视线却飘到了别处去,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人刚好是他以前的同学,那人的名字叫齐铭,是开美容院的。任复寒最不想面对的人,就是杨沐羽了,所以,他干脆径直走向了齐铭。

“齐老板,好久不见。”任复寒微笑着跟那人打招呼。

他成功地把杨沐羽给甩掉了。

只是,可怜的是江以河。当江以河也想避开杨沐羽时,杨沐羽却拦住了他的去路。

杨沐羽杏眼圆睁,质问道:“等等!你不觉得你出现在这里,很大煞风景吗?你看看,这里哪个人像你一样?不知羞耻的贱男人!”

原创文章,作者:lc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bianjia.com/xstj/vsxs/34590.html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