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编家小说站首页
  2. 小说推荐
  3. 女生小说

卓亦墨乔初柒149章全文阅读

完整版《爱如四季全予你》全文阅读尽在爱编家小说站,故事中的主角是卓亦墨乔初柒,是作者萌宝小布丁倾情创作的言情类小说,全文精彩试读一只手搭在卓亦墨的身上,手的主人戏谑地说道:“那美女是多怕你,上次见你就跑。这次一句道谢都没有,跑得贼快。”闻言,卓亦墨蹙眉:“上次?”“就是上回被你吓跑的那美女。话说,没想到你也会怜香惜玉。”男子打趣地说道。卓亦墨双手抄在裤袋里,淡然地开口:“只是挡道。”说完,卓亦墨仿若没发生感情的事,淡定地迈开腿。

image.png

爱如四季全予你免费阅读:

按着卓亦墨的身份地位,如果被他知道,她敢在这跳舞,一定会立马和她离婚。她不怕被离婚,但却不是现在。

敲门声响起,乔初柒慌乱地回头。瞧见来人,紧张的心这才放回原处,“皓明哥,是你呀。”

温皓明来到她的面前,关心地问道:“初柒,你没事吧?我刚听经理说了,下次你表演好,我会安排个人保护你。”

乔初柒笑盈盈地说道:“好,那就麻烦皓明哥,今天有惊无险。”

见她没事,温皓明也就放心。将一个信封交给她,“傻丫头,跟我不用见外。拿着,这是你这月的工资。”

乔初柒接过钱,由衷地感激:“谢谢皓明哥,要不是由你保护着,我也不能平安地在这跳舞赚钱。”

“我能帮的也不多,只是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时候不早快回去吧,免得卓亦墨怀疑。”

将工资放进包包里,乔初柒点头,走进洗手间,开始卸妆。看着乔初柒消瘦的背影,温皓明同情地叹了叹气。

隔天傍晚,乔初柒回到久违的乔家别墅。刚准备上楼,凉凉的声音从二楼传来:“哟,这不是卓亦墨的老婆,怎么一个人回来了?”

乔初柒淡定自若地回应:“我老公可忙着呢。”

见她上楼,乔媚拦着她的去路,“老公,叫得可真亲切。没有婚礼的婚姻,直接被送上床。我看在卓亦墨的心里,根本不把你当老婆吧?像你这么卑贱的可怜虫,只配被当成玩物。”

乔初柒眉眼弯弯,俏皮地眨了眨眼:“姐姐,如果你这时候善妒泼辣的样子被靳新尘看见,你说他会不会立即退婚?毕竟在他面前,你可是装得一手白莲花。”

“你敢!”乔媚瞪眼。

乔初柒平静地开口:“我今天回来,只是要拿一些东西,不是跟你吵架。姐姐,让个道。”推开她的手臂,乔初柒步履平稳地走上台阶。

见她不将自己放在眼里,乔媚愤怒地抓起一旁的花瓶,直接砸到乔初柒的后背。

“啊!”

乔初柒一声惨叫,伴随着花瓶发出砰地一声巨响,随即应声落地。

背后有粘稠的液体往下流淌,乔初柒缓缓转身,眼中跳跃着冷意,直视着一脸得意的某人。

“敢威胁我,这就是下场。”乔媚高傲地说道。

乔初柒没说话,扬起手,啪地一记耳光落在乔媚的脸颊上。

难以置信地瞪大眼,乔媚怒不可遏:“乔初柒,你敢打我?”

“在你面前,我也不是软柿子。”乔初柒冷冷地回应。

乔媚激动地朝她扑了过去,凶狠地想要掐住她的脖子。乔初柒捏住她的虎口,抬起脚,直接踹向她的膝盖,惹得乔媚吃痛大叫。

就在这时,冷冽的呵斥声响起:“你们在做什么?”

听到声音,乔媚立即收回手,泪眼婆娑地冲着来人喊道:“爸,乔初柒她打我。”

乔振南走上楼,看到乔媚脸蛋上那鲜明的五掌印,顿时一阵心疼,冷眸射向乔初柒:“跟媚儿道歉。”

见乔振南维护自己,乔媚得意地抬起下巴。

乔初柒的五官拧着,难过地说道:“爸爸,刚刚是姐姐用花瓶砸我,所以我才反抗。”

“她胡说,爸,是她打我耳光,我气不过,才会用花瓶打他。爸,你要替我做主。”乔媚拉着乔振南的手,撒娇地道。

乔振南明显相信了乔媚,再次命令道:“立刻向媚儿道歉。”

乔初柒瞧着他,委屈地说道:“爸爸,是姐姐先动的手,我不得不打她一巴掌。你看,姐姐用花瓶把我的后背都弄伤了,晚上老公要是瞧见,追究起来的话,卓家恐怕会被连累。”

话音未落,乔媚不屑:“哼,他会为你出头?做梦。”

“姐姐,我是卓亦墨的妻子,是名正言顺的卓太太。有人打我,伤的是他的颜面,你说他会不会追究?”乔初柒看向乔振南。

乔媚连忙道:“爸,你不要听她胡说,卓亦墨才不会为他责怪我们。”

乔振南内心思量,最终说道:“算了,既然初柒也受伤,这事也算扯平。初柒,回去后说话也注意些,知道吗?”

乔初柒乖巧地点头,“是,爸爸,那我先回房间拿东西。”说着,朝一脸不甘的乔媚看了一眼,眼含笑意地转身。

见她离开,乔振南斥责道:“媚儿,初柒已经嫁进卓家,以后不准再刁难她,更不准弄伤她,知道没?”

乔媚不情愿地开口:“是,爸,我记住了。”双手放在身前,乔媚的眼中迸射着恨意。

夜晚,卓家。乔初柒坐在沙发上,一朵漂亮的折纸玫瑰花躺在她的手心。细细地摩擦着花瓣,乔初柒陷入回忆。

门把转动的声音传来,乔初柒连忙回头。却因为动作弧度太快,扯到后背的伤口,乔初柒疼痛地皱着眉,将折纸玫瑰花放在茶几上,笑脸相迎:“老公,忙好啦?”

这几日,卓亦墨每天都会准时回来。听说是卓老爷子授意。每晚回来,他都会在书房呆很晚,直到必须睡觉时,才会回房。

淡淡地嗯了声,算是回应。双眸没有任何感情地看着她,“开始吧。”

扯着他的衣袖,乔初柒娇声说道:“老公,我今天有点累,我能躺着就好吗?”

卓亦墨点头,得到应允,乔初柒立即爬上床,躺在床上的动作显得小心翼翼。

卓亦墨敏锐地注意到她的异样,停xiashen下的动作,声音变得暗哑:“你怎么了?”

放开被咬破的嘴唇,乔初柒扯起虚弱的笑,“我没事。”

卓亦墨没说话,只是猛地一个动作,乔初柒吃痛地惊呼:“啊——”

双手按着她的肩膀,将她扶起,当瞧见床单上的血渍,卓亦墨眯起眼:“这就是你说的没事?”说话间,卓亦墨起身穿衣。

乔初柒抓过被子盖在身上,扬起苍白而虚弱的笑容:“只是一点小伤。”

走上前,瞧着光洁如滑的肌肤上,几个伤口还在渗着血,卓亦墨周身的空气瞬间变冷:“谁干的?”

乔初柒不好意思地回答:“今天工作时,不小心撞倒花瓶,被划破而已。”

卓亦墨没说话,只是盯着她的眼睛,像是要将她看穿。

乔初柒微笑从容地与他对视。

起身,卓亦墨淡然地开口:“今晚休息,自己处理下伤口。”说完,走向浴室。

乔初柒悄悄舒了口气。他要是再问,她担心被拆穿。如果乔振南知道她告状,一定不会轻饶她。

穿好衣服,乔初柒小心翼翼地起身,到柜子里取出药箱。

当卓亦墨走出浴室,看到的便是这样的情景:乔初柒站在镜子前,艰难地上药。由于伤的是后背,力道不好控制,当太过用力,她就吃疼地喘气。

更让他吃惊的是,哪怕再疼,乔初柒也没有落泪。她的眼中,带着他从未见过的坚强。

乔初柒重重地舒口气,刚准备继续奋斗,手中的药却不翼而飞。乔初柒本能地仰起头,冷峻的脸映入眼帘。

“老公?”

卓亦墨没有回应,弯腰为她上药。他的动作很轻,神情专注地望着伤口,尽量不弄疼她。

看到他认真的举动,当他的指尖不经意间碰到她的肌肤时,乔初柒的脸颊上跳跃着绯红。她没想过,有天他会为自己上药。

终于涂抹好药膏,卓亦墨淡然地开口:“别碰水。”

乔初柒接过药,踮起脚尖,开心地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老公,你真好。”

卓亦墨不自然地轻咳声:“我只是不想你弄脏床。”

乔初柒忽然觉得,这男人没她想象中冷漠寡淡。被她看得不自然,卓亦墨转身:“早点休息。”

话音未落,乔初柒连忙握着他的手,指腹紧张地划着他的掌心,问道:“老公,这周末你能不能抽出一丢丢的时间,陪我回去一趟?”

“不能,有会议。”卓亦墨再次不假思索地拒绝。

瞧着他大步离开的背影,想到乔振南的叮嘱,乔初柒眼中的担忧渐浓。

原创文章,作者:lc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bianjia.com/xstj/vsxs/33565.html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