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编家小说站首页
  2. 小说推荐
  3. 女生小说

夏末凌亦琛小说全文阅读

夏末凌亦琛是《囚爱成瘾,总裁的替身甜妻》小说中的主人公,该小说女主温柔可人,男主霸道深情,文笔极佳,实力推荐阅读,因父亲炒股欠了高利贷一百多万,夏末走投无路之下答应了一笔交易。 她从此就被安置在一处小独楼里,她断绝了外界的一切联系,可是当孩子长到四个月的时候,夏末忽然不舍得了,于是她决定带着孩子不管不顾的逃跑……

image.png

夏末凌亦琛小说全文阅读:

夏末眨巴了两下大眼睛,才明白过来他的意思。

他是说晚上要跟自己一起住吗?

到了晚上,凌亦琛准时的回到了这里。

忙完了手头上的事,洗了澡才回的卧室,看着大着肚子的女人,还是坐在桌子旁看着书。

“你这是要考状元?”他说话的语气带着不自知的调侃。

夏末头不抬眼不睁的把最后两道题写完,才看着他,轻声道:“我今天晚上要到楼下去睡,冯妈说我的月份重了,夫人让她和小翠一刻不留的陪着我。”

凌亦琛本来不错的心情,顿时沉了下来,“你当自己现在还貌美如花吗?还是你以为我慌不择食的对着你这个体形的女人,也能下得去手?”

夏末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大肚子,心里顿时也很不爽,未经大脑思考就还嘴道:“你到是没有慌不择食,那昨天晚上我的睡裙谁脱的?”

“你……”在凌亦琛的印象里,她就象个受气的小包子,是个不敢怒,不敢言的女人,可是从昨天晚上开始,她好象就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呢,她这是想造反?

夏末色厉内荏的瞪着她。

她的心里还真是这样想的,反正她现在大着肚子呢,她还真就不信他敢把自己怎么样!

“现在你肚子里有我的儿子,他一点委屈都不能受,晚上你穿着睡裙,把他给勒着了怎么办?”这是凌亦琛昨天晚上脱衣服时想好的理由。

“那我白天是不是也最好别穿衣服?万一晚上勒不着,白天勒着了呢?”

夏末听了他的逆论心里暗气,她可是没有忘记,早上握着自己月匈的那只大手,是有多么的不老实,现在她的小红尖尖还有点涨疼呢。

“如果在卧室里呆着的话,最好是不要穿,但出了卧室最好还是穿上点,”凌亦琛很是欠揍的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你现在的体型真是让人不敢恭维……还有,你怎么有双下巴了?”

本来听了他的话,脸气的通红的小女,一听他了他的后半句话,大眼睛一下子就瞪的溜圆,“什么?我有双下巴了?”

说着,就动作迅速的推开椅子,冲向了浴室。

“你给我慢点。”凌亦琛看的心都提了起来,但又不敢硬拽她,只能跟在她的身后,也去了浴室。

只见女人正对着镜子,连嘟嘴,再呲牙,跟耍怪似的,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呢。

他把到了嘴边的那句“以后能不能小心点”的话,咽了下去。

靠在旁边的墙上看着镜子里又娇又俏的小女人,心里不由的暗笑:她怎么傻呵呵的,这么可爱?

“哪里有双下巴?”

夏末观察了半天,才把心又放回到了肚子里,她的巴掌大的小脸,尖尖的小下巴,可一直是她除了学习以外,最引以为豪的地方。

她没好气的从镜子里白了男人一眼,“眼睛有病吧?怎么不戴眼镜?”

“孩子的健康不是最重要的吗?就是胖点又有什么关系 ?”凌亦琛问这句话的时候,只是一句无心之话,可听在近日心情本不明媚的夏末的耳朵里,潜意识却成了“你收了我的钱,只要保证孩子是健康的就行。”

“孩子健康当然重要,但我的这张脸也很重要,要不然怎么再找人结婚生孩子?”话一出口,夏末自己都吓了一跳,她怎么可能说出这样大胆的话?用这样的话气他,有什么意思?

她脸上一下子就不自然起来,侧着身子,想出浴室,可是她侧着身子比她正常走路的身子还宽,肚皮正好就卡在了门框与男人之间。

男人虽不动,但身上的冷气却已渐渐逼人。

两人你瞪着我,我瞪着,互相看了半天,最后还是夏末先败下阵来。

“能麻烦你让一下吗?”夏末收了嚣张的气焰,问道。

凌亦琛伸手轻轻的在她的肚子上抚摸了两下,然后抬起她的下巴,沉声说道:“女人,你将来属于谁,跟我无关,但你现在是属于我的,你一定要记住!而且不要以为你肚子里有了我的孩子,你就可以嚣张……一百万对于我来说,根本不算钱,我能雇到你,也同样就能雇到别人,就算我一分钱不花,只要我招招手,也一样会有人愿意给我生孩子。这个孩子对于我来说,就象他对于你一样,都不是唯一的一个。”

夏末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他的意思是:这个孩子他要也可,不要也可吗?

“既然他不是你唯一的孩子,那你把他给我吧!我可以还给你钱,你给我点时间,我连本带息的一起还给你,可以吗?”

夏末再也不敢用之前的语气和态度对待他了,她很清楚,她的孩子将来是要在他的手底下讨生活的,她还哪里有嚣张的资本和权利?

“我怀了他七个月了,我已经喜欢上他了,你就把他给我吧,可以吗?”夏末哭着哀求道:“我可以跟你签合同,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想办法赚钱还给你的,可以吗?”

“最短的时间内赚到钱?难道你是想再给别人生孩子去卖吗?”

凌亦琛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听着她说要跟别的男人结婚生子,听她说要带着肚子里的孩子走,他的心情就很不痛快,他就忍不住想要发火。

可是看着她那楚楚动人的小脸,还有那大的吓人的肚子,他又没有办法真的把她怎么样,所以他就用最冰冷无情的语言去刺激她。

他这样做,只是为了让这个女人知道她自己的身份和位置,不要有什么妄想,他现在甚至想着,如果这个女人能老老实实的听话,他不介意多养她这么一个人。

毕竟是他孩子的母亲,如果真如她所说的,跟别人的男人生了孩子,让他儿子的脸往哪搁?

夏末的眼泪一下子就停了,她眨巴了几下又卷又翘,还湿漉漉的睫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心里百转千肠,她没想到他会如些说她。

她也会说狠话,也会用话语去伤人,可是她不敢,也不能!

为了孩子,她也不能得罪面前的男人。

最后,她很委屈的说了一句,让凌亦琛哭笑不得,但却怒火顿消的话。

“你再这么说,我就真生气,再也不跟你好了。”

“不跟我好?”凌亦琛伸手把他拉起了自己的怀里,她那孩子气的话,让凌亦琛难得的笑出了声,“那你还想跟谁好?”

“你总给我脸子看,还总是嘲笑我。”夏末是真的有点委屈,她含着眼泪,看着他,“这一次我是真的走投无路了,才会做出给人代孕的事,一生一次,足以让我伤筋动骨,体无完肤,抱憾终生,我还怎么可能会再去做第二次?”

凌亦琛心里一震,笑容顿失。

等她躺到了床上,夏末的心里却还在想着男人刚才说的话。

他的妻子不能生孩子,可他却说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并不是他唯一的孩子,那将来自己的孩子能不能过的好呢?

她要不要讨好他,好让他能对自己的孩子好点呢?

可她讨好他,有用吗?

她拿起一个小抱枕放在自己的身边,然后侧着身把它垫在了自己肚子的下方,轻轻的扯起被子盖在了自己的身上。

“你肚子不舒服了?”一直在观察着她的凌亦琛,探过身子,开口问道。

夏末本不想跟他说话,但想到他之前的话,还是开口说道:“肚子太大,有点往下坠,垫个抱枕能舒服点。”

说着一顿,她没忍住,还是接着说道:“你放心吧,不会压到你的孩子的。”

“他也是你的。”凌亦琛随口接道。

然后两人的目光再次的对在了一起,停了能有三秒钟以后,夏末才红着眼圈闭上了眼睛,“我有点困了。”

凌亦琛脱了上衣,掀开她身上的被子,从后面抱住了她,谈不上温柔,但也绝对谈不上清冷的说了两个字,“睡吧!”

凌亦琛伸手把她的脑袋放在了自己的胳膊上,另一只大手又顺着衣襟伸进了她的衣服里,轻轻的抚在了她的肚子上。

夏末身子先是一僵,接着就软了下来,在鼻子里轻轻的“嗯”了一声。

“如果晚上我没回来的话,你就住到楼下的房间,明天让冯妈先把那个房间收拾出来,晚上睡觉也不用关门……要不然,搬个小点的床放在门口?”凌亦琛有些迟疑的说道。

“哪有在门口放床的?”夏末不解的皱了下眉,伸手把被子盖在了两人的身上,“又不是看犯人。”

“如果在楼下睡的话,还是把衣服穿上点吧。”凌亦琛忽然起身把耳朵贴在了她的肚子上。

他今天看到一个广告栏上贴着这样的一幅画,他当时就想着,能听到什么样的声音呢?

“能听到什么声音?能听到他的心跳吗?”夏末看他听了一会儿,才好奇的问道。

“你今天喝了许多的水吗?”凌亦琛问道。

“没有啊,跟平时差不多,怎么了?”夏末不解的问道。

“你的肚子里全是‘咕噜噜’的水声。”凌亦琛语带嫌弃,但又不死心的重新将耳朵贴在了她的肚子上,结果夏末的肚子忽然就鼓起了一个大包,正好丁页在了凌亦琛的耳朵上,吓了凌亦琛一跳。

原创文章,作者:lc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bianjia.com/xstj/vsxs/33497.html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