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编家小说站首页
  2. 小说推荐
  3. 女生小说

楚九歌北天骄小说床戏在线阅读

小说主人公是楚九歌北天骄的小说名字叫《盛世天骄》,是作者阿彩倾情创作的一本非常精彩的古言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她是华夏第一神医,扁鹊传人,活死人、生白骨。她年少得志,光芒万丈,风头无人能敌。嫁给那个男人后,却被他丢弃在别院,人人可欺……他是东林第一战神,北国天骄,平四方,震天下。他威名赫赫,惊才绝艳,纵横沙场无敌手,却栽在那个女人手上,如她所愿臣服在她身下……她一手医术救人无数,他一把长枪杀人如麻;世家名门敬她如上宾,权贵重臣视他如猛虎。她骄傲,他狂妄;她聪慧,他腹黑;她倔强,他强势;她喜欢他却不说,他心悦她却不言……天骄遇神医,试问苍茫大地,谁先低头?

image.png

盛世天骄阿彩小说阅读:

“王爷,这不是重点!”把消息带给北王的,就是茶楼上的那个白衣男子,王爷唯一的好友兼心腹——苏慕白。

苏慕白的爹姓苏,母亲姓白,只看名字就知道他父母有多么恩爱。

“什么是重点?”王爷给了苏慕白一个冷眼,“有闲情打听乱七八糟的事,不如想想怎么劝丹清为本王炼丹。”

“王爷,那个楚九歌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你带绿帽子,你不生气吗?”苏慕白自动过滤后半段话。

丹清那人……实话,很固执,不好劝说,要不是这样,他也不会强行把人绑来。

要知道,他们先前可是诚意满满的拜访了数十回,丹清却连见不见,可见这人有多么的顽固。

“你就这么肯定,她能嫁进北王府?”北王一脸冷笑,苏慕白却是双眼一亮:“你要进宫取消婚约?”

“本王这个时候在北郡,按道理本王不可能知晓今天的事,就算知道也不是现在。”他是秘密前来皇城求医的,他的行踪不能暴露。

“明天就是发嫁的日子,你要不取消婚礼,就来不及了。”苏慕白承认,他有看热闹的成份在,但更多的是为北王着想。

就今天发生的事,足够北王拒娶楚九歌一百次。

“本王克妻。”北王爷不以为意地道。

“你要动手?”苏慕白有点小纠结。

王爷要动手,必然是让他出手,只是……

他虽不喜欢楚九歌,但也不想杀一个无辜的人。好吧,楚九歌其实挺无辜的,要不是皇上把楚九歌赐给北王,楚九歌也不会出事。

“没有必要,她能活着到北郡,是她的本事。”他克妻并不是外界讹传,他是真的克妻。

他不仅克妻,还克父克母克亲人……所以,他现在孤家孤寡人一个,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

苏慕白,算半个朋友。

“王爷这么说,我也就不管了。丹清大师那里,你有什么想法?美人、财富、权势和威肋都无法叫他动心,我实在拿他没有办法。”苏慕白已经跟丹清沟通了好了一阵,却依旧打动不了那个老顽固。

“把人带来,本王亲自跟他谈。”这事他就没有指望苏慕白,苏慕白要有那么能干,他就不用特意一趟京城。

不过,不跑一趟京城,他也不知皇上赐了那么一个女人给他,真的……让人很想杀人。

“王爷英明。”苏慕白二话不说,就把丹清带来了,把人丢下就麻溜的滚了,生怕多呆一秒,王爷就会把事情推给他一样。

王爷懒得理会遇事就跑的苏慕白,与丹清大师谈了一刻钟。一刻钟后,不为任何事动摇的丹清大人,战战兢兢的出来,像是被吓破了胆一样,再不敢说不给王爷炼丹的话。

苏慕白进来,追问王爷是怎么说服丹清的,王爷给了他一个白眼,没有搭理他……

喜灯高挂,红绸缠梁,楚府张灯结彩,喜庆非凡,下人时不时捧着盖上红布的物件进进出出,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漾着欢喜的笑,完全没有新娘子失踪的不安与忐忑。

“合着楚家还不知道我的事,我这么一个大活人,还是明天就要出嫁的新娘子失踪了一晚,楚家都能不知晓,楚家的人是多心大?不,应该是说,楚家是有多不在乎我的死活?”楚九歌站在楚府外,为原主不值,也为自己不值。

天知道,她一点也不想回楚府,嫁给那什么克死八个,不对,是九个未婚妻的北王,但原主最大的心愿就是嫁给北王,活得好好的,然后回来打太子的脸。

她占了原主的身体,她除了完成原主的心愿外,她还能做什么?

“真是倒霉透顶。”楚九歌叹了口气,趁楚家下人不备,按原主的记忆,翻墙进了楚府,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回到了原主的房间。

原主的房间离下人房只有一墙之隔,十分的偏僻,屋内也是冷冷清清的,完全没有一丝新嫁娘喜房的热闹。

楚九歌也不在意,快速将身上的脏衣服脱下,从衣柜拿出一件还算新的衣服换上,一上身就发现衣服短了一截,完全不合身,楚九歌不由得叹气:“人呀,果然得拼命活着,生前再厉害,死了也什么都不是。你看,你父母能力强又如何?他们一死,你二叔就占了他们的产业,还打他们的孩子。”

这还是原主最新的衣服,旁的衣服就更短,更不合身了。堂堂楚家大小姐混得比下人还不如,楚九歌也是无语了。

不等楚九歌感慨,下人就来报,说是楚二叔要见她,让她立刻去前厅。

“二叔要见我?可有说什么事?”下人的语气没有一丝恭敬,要换作原主肯定要气上一场,但楚九歌真没有什么感觉。

明天就出嫁了,楚家下人的态度如何她才不管呢。

至于楚家的家产?虽是原主父母的,但不是她的呀,原主的心愿也没有夺回楚家的家产,是以楚九歌也没有当回事。

“这个我就就不知道了,大小姐还是快些去吧,别让老爷久等了。”传话的下人留下这么一句话,便高傲的离去,好似在楚九歌面前多呆一刻,就是受了玷污一般。

楚九歌叹了口气,原主在楚家的处境,比她想象中的还要糟糕,好在明天就要离开了,不然这事还真是糟心。

楚九歌按原主的记忆朝前厅走去,一路上遇到了不少下人,时不时有人向楚九歌问好,但语气敷衍至极,完全是形式化,没有一丝敬意。

楚九歌没有放在心上,一路来到前厅,一走近就听到楚二叔夸张的声音:“三公子真是太客气,我那不争气的侄女,哪有脸面劳三公子惦记,请三公子放心……”

后面的话,楚九歌就没有听到了,下人看到了她,来请她进去了。

楚九歌一进去,就看到一个年约四十左右的中年男人坐在首位,男人脸上带着讨好的笑,看上去十分和气,如果只看这张脸的话,端的是个和善的人。

他的下首坐着一个三十左右的人,那人坐得笔直,一身蓝衣劲装,只一个照面楚九歌就知道对方是谁了——谢三公子身旁的下人。

“楚小姐……”楚九歌一进来,谢三公子的下人就站了起来,一脸恭敬的给楚九歌行礼,在看到楚九歌身上不合身的衣服时,那人愣了一下,随即便低下头,好似什么也没有看到。

“九歌……”坐在首位一脸和气的,就是楚家二叔,他正想在谢家人面前好好表现一番,看到楚九歌身上的衣服,顿时脸黑了,“九歌,你这是怎么一回事?我不是说了有贵客吗?你怎么穿了这么一身衣服?你二婶给你做的新衣服呢?”

楚二叔一句话,就把楚九歌这身装扮说成是故意的,故意穿一身不合身的旧衣,在人前抹黑他。

要是原主必会低头不语,暗暗垂泪,以免家丑名扬,坠了楚家名声。但楚九歌从来不是一个吃亏的主,当场就反讽了回去:“新衣?新衣在哪里?我怎么没有看到?二叔要去帮我找一下吗?”

“你……”二叔愣住了,没想到那个唯唯弱弱,一向不敢与人争辩的楚九歌,居然当众顶他,落他面子,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说什么。

楚九歌看了楚二叔一眼,就不再理会他,转而看向谢家的下人:“是你?你家三公子身体不适吗?”

她前脚进楚家,后脚谢家人就来了,容不得她不多想,但她可以肯定,她急救的方法没有错。

“多谢楚小姐挂心,我家公子很好,公子让小人转达对楚小姐的感激。另外,我家公子得知姑娘明天出嫁,特命小人来给姑娘添妆的。”谢家的下人在楚二叔面前一脸高傲,爱搭不理,但面对楚九歌却十分恭敬。

楚二叔听到这话,惊得站了起来,甚至十分不雅的擦了擦眼睛,怀疑自己看错了……

这是谢家,谢家三公子身边的下人耶。就是面对朝廷一品大官都不卑不亢的谢三公子的下人,居然在楚九歌面前恭恭敬敬,他这个侄女是逆天了吗?

“添妆?”楚九歌敏锐的捕捉到关键词,一脸震惊的看着对方。

是她听错了,还是这人说错了?

添妆,不是姑娘间的事吗?谢三公子来凑什么热闹。

谢家下人苦笑一声:“回楚小姐的话,就是添妆。我家公子说,除了添妆,他一个男子实在没有理由,无缘无故的给楚小姐送礼。”

他们家公子做事一向随心所欲,他们也没有办法。

“谢三公子真是……”楚九歌不由得笑了。

城门口的事,楚家现在不知,稍晚还能不知道吗?

谢三公子明明可以光明正大的说是谢礼的,偏要用个添妆的理由,这事要传出去,指不定旁人以为她和谢三公子是好闺蜜。

“我家公子没有旁的意思,一是为了感激楚小姐,另一也是希望这份添妆,也让楚小姐你明天能顺利出嫁。”谢家下人说话间,不忘看楚二叔一眼,那一眼是毫不掩饰的警告。

原创文章,作者:lc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bianjia.com/xstj/vsxs/33380.html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