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编家小说站首页
  2. 小说推荐
  3. 女生小说

主角是风沧澜宗正临的小说

主角是风沧澜宗正临的小说《错嫁凰妃》讲述了:妾身还能喜欢什么?风沧澜收回看着窗外的视线,转而打量进厢房的宗正临,见红痕依旧,她朱唇微挑,水眸含笑,“还能有什么?”说着莲步轻移在他身旁止步,“你是妾身的夫君,除了你,妾身还能

image.png

精彩内容:

风沧澜收回看着窗外的视线,转而打量进厢房的宗正临,见红痕依旧,她朱唇微挑,水眸含笑,“还能有什么?”

说着莲步轻移在他身旁止步,“你是妾身的夫君,除了你,妾身还能喜欢什么~”

言语间的调戏意味过浓,惊的一旁的知夜退到角落,就怕突然爆发一场灾难殃及自己。

宗正临闷声一笑,温润低沉的声音从胸腔散开,风沧澜只觉着被什么东西击住了心脏,看着宗正临的视线变得越发灼热。

好一会儿,才收起虎狼般的眼神,轻咳两声缓解尴尬。

“你笑起来还挺好看的。”

不是那种伪装出来的完美标准笑容,而是发自内心的笑容,直击人的心脏,简直就是芳心纵火犯。

她话音未落,宗正临脸上的笑容瞬间消散,给人一种冷厉阴寒之感。

风沧澜敏锐的发现了不对劲下意识禁声,刚才她说错了什么吗?

没有啊……

她还在思索是不是说错话了,宗正临就已经离开了厢房,知夜提醒,她才回过神,发现屋内已经没了宗正临的身影。

茶楼外只剩下风沧澜的马车,宗正临的马车已经淹没在人海,她心怀疑惑上了马车,绒雪白絮赶紧退坐两旁。

回府的路上,风沧澜闭目冥想,从头到尾也没说过几句话,最后就说了一句你笑起来挺好看,就神色突变。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宗正临的心思你别想也别猜。

回王府后,风沧澜就回了新房,没去宗正临的院落,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但避着点总归是好的。

风沧澜回新房时,宗正临也回了自己的院子,知夜跟到门外止步。

他神色平淡,节骨分明的手指向着脖颈摸去,不偏不倚正是涂抹了胭脂的地方。

走到面盆处拧干面巾擦拭着脖颈,最后走到案桌坐下再也没了动作。

自在茶楼分开后,风沧澜连着两天都没见着宗正临,这两天把这个世界这个国家,原身的身份以及宗正临的处境分析了个遍。

一句话总结就是,都不太好,前有狼后有虎。

进宫后皇帝肯定是盯上她了,有一种上了船下不了的感觉。

她单手撑着下颚,看着铜镜中的自己,指尖轻抚脸颊,脑子正处于放空,脑海里突然响起一句话。

瞬间身体紧绷,面色凝重。

宗正临那句话什么意思?什么叫不管你是谁,只要安分摄政王府永远都是后盾。

当时她只想着鸿门宴竟然忽略了这么重要的一句话,宗正临看出来她并非风沧澜了?

想到宗正临的心机城府跟观察入微,风沧澜不禁心底有些发凉,自以为掩饰的很好,却不曾想早已经被看穿吗?

风沧澜墨色的明眸散着幽光,抬眉看着铜镜中光华初绽的面庞,原本警惕的心放了下来,朱唇微翘,她本来就是风沧澜不是吗?

身体还是风沧澜,灵魂不是,所以是找不到证据的。

如此一想才微微松了一口气,这时房门被推开白絮进门。

“王妃,今天三日回门,王爷已经在府外等着。”

“好。”

她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左右摇晃,确认没什么不得体才起身离开。

正好,她也想去瞧瞧这最“受宠”的丞相府大小姐是什么待遇。

她本以为会在进宫那天看到原主爹,毕竟自家女儿嫁错了人,再怎么也要出个面,结果根本没见着人影。

止王妃夏轻漪的尚书爹都到场了,风沧澜的爹就像是完全不知道自家女儿嫁错了人,可见这“受宠”程度。

到府外,风沧澜收起思绪看着两辆马车柳眉微挑。

宗正临是上次跟她同乘马车,被吓坏了有心理阴影了?

好像……之前是简单粗暴过火了点,所以这不转变攻略,慢慢的循序渐进着来嘛。

风沧澜扬起微笑,直奔第一辆马车过去,车旁的知夜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最终还是压住了想说的话。

风沧澜在绒雪的搀扶下上了马车,掀开车帘,宗正临正好睁眼,只是墨瞳无聚焦。

她轻车熟路的来到宗正临的旁边坐下。

外面知夜没有听到宗正临的声音,便坐上马车驾车离开,一启程,宗正临又重新闭上了双眼。

风沧澜撑着额角看着一身月白长袍,玉冠束发的宗正临,不得不称赞好一个温润俊逸的少年郎。

这张脸不知道欺骗了多少人的眼睛。

“治疗从明天开始,你双眼失明是因为毒素堆积在眼睛处,我以针灸加药先驱散毒素,然后再配上药浴。”

“你这毒应当是中了三到五年时间略长,解毒不能操之过急需慢慢来,复明的话,最短一个月最长不会超过三个月。但你体内的毒可能需要三到六个月。”

“治疗期间必须全部遵从医嘱,比如心情平稳不能起伏过大,饮食忌生冷辛辣食素。”

话毕,宗正临神色平和没有情绪也没给回应,良久他清冷的声音在车厢内响起,“真能解?”

“???”风沧澜整个一脸懵逼。

“你以为我骗你的?”她语气不自觉的扬了声调,“你不会以为新婚那夜我是为了活命蒙混过关信口胡诌的吧?”

“呵呵。”风沧澜都给气笑了,可以说她做佣兵业绩不好,但质疑她医术绝对不行!

风沧澜猛的起身,双手撑在宗正临的两侧,二人鼻尖几乎贴在一起,“你的那位心腹朋友有没有跟你说过,你这病若治不好活不了多久?”

“嗯?”尾音上扬带着诱惑,宗正临这次没有躲避而是正面直对风沧澜,“有。”

“那不就对了。”她收回手回到原来的位置,“你这毒很奇特,一般人摸不出来是中毒,更像是生病,等回府后我写一张药方给你,以后你解毒用得着的。有几样比较珍贵稀有,不过以你的势力想找到应该也不难。”

“眼睛驱散堆积的毒素就能重见光明,但治标不治本,最重要的还是体内的毒,你找到全部药材最长六个月我能让你痊愈。”

听到风沧澜斩钉截铁的话,语宗正临隐藏在袖内的手指尖轻颤……

原创文章,作者:lc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bianjia.com/xstj/vsxs/32710.html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