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编家小说站首页
  2. 小说推荐
  3. 女生小说

独家小说《娇儿》江瑨宋若雨1V1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编今天为大家推荐一本超级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娇儿》,江瑨宋若雨是小说中的主人公,全文主要讲述了你要干么什啊我,我膳早还没吃,子肚好饿。”͏“干什么?”江瑨笑了来起,“当然是送门上的小书童。”他说罢就伸手解去了宋若雨的腰,带小家伙刻立就慌了,拼了的命往后躲起了来。然而的她力道根本不敌对,方很快就拖被着脚踝了拽回去。她吓得哭大起来眼,泪都湿了一。

image.png

江瑨宋若雨免费阅读:

周公公在一旁,已是满头虚汗,皇后娘娘您能不能仔细看一眼皇上,他已经很生气了。

可是珉儿继续沉稳地说着:“纵然天下人不敢妄加议论,臣妾也不能令皇上蒙羞。臣妾恳请皇上降下恩旨,将家母脱离奴籍,以祖母养女的身份回乡侍奉祖母,并册封诰命。如此一来,臣妾的生母,就再也不是卑贱的婢女。”

皇帝负手在身后,玉骨扇在手掌心敲了两下,每一下都震得周公公和云嬷嬷腿软,他们都在想,这个皇后娘娘是不是年纪太小了不懂事?

可再认真想一想,这些话皇帝又该如何拒绝?难道违背人伦,不让皇后认亲娘?

如今阖宫上下都知道,皇后娘娘不嫌母贱,难道皇帝横插一脚,硬要逼着皇后承认自己的生母卑微?

“皇后果然至孝之人。”皇帝出声了,周公公和云嬷嬷都猛然抬起头看向帝王,那个人一脸严肃地说,“不如将你的母亲扶正,与赵氏平妻。”

珉儿欠身推辞:“母亲并不是家父的侍妾,只是府中奴婢,皇上开恩为母亲脱离奴籍后,她便是自由身。既不是家父的妻,也不是妾,只是臣妾的母亲。”

这算什么,让白氏和秋振宇合离了?不,连合离都算不上,那么他的皇后就单单是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生的,男人是宰相,而女人,马上要成为诰命夫人,但不是任何人的妻妾。

项晔心里说不上的烦躁,怒然看了身边的周怀,意思仿佛是,即便三天很仓促,派去宫外的嬷嬷太监,到底有没有好好教这个女人?

他再看皇后,珉儿一脸平和、神情淡然,而这近乎冷漠的样子,和昨晚如出一辙,昨晚项晔就不高兴,此刻更是……

“那就如你所愿。”可他,答应了。

周公公和云嬷嬷对视一眼,眼瞧着皇帝转身离去,周公公不得不跟着走了,珉儿屈膝行礼,直到皇帝走远,云嬷嬷才来搀扶她,搭上手的时候,忍不住问:“娘娘,您不怕皇上吗?”

珉儿道:“怕,当然怕。”

云嬷嬷心里哭道:您这算哪门子的怕,三年了,宫里美人如云,就没见过您这样的。

也有宫女将白氏搀扶起,她泪光盈盈地看着自己的女儿,母女这一别,不知几时才能相见,没想到皇帝那么绝,更没想到,珉儿竟然答应了。

“娘,你去了奶奶身边,我就安心了。奶奶的身体还很好,今年才刚见了几根白发,只是这些年特别爱吃甜食,你别光由着她。奶奶一坐下看书写字,就不爱动了,你时常带她去散散步,记得带上两块肉骨头,村头的大黄狗见了骨头就不会围着你们转了。冬天下雪的时候……”

“珉儿。”白氏打断了女儿的话,含泪道,“把老夫人交给我,你就放心吧。”

“是,我放心。至于娘,你还那么年轻,还有大把的年华,我就不为你担心了,只是奶奶……”珉儿眼底浮起浅浅泪光,她也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见到祖母,可依旧是笑着说,“娘回去后,一定替我告诉奶奶,珉儿在这里很好,绝不会给她丢脸,我永远是她最骄傲的孙女。”

边上云嬷嬷把一切话都听下了,她正寻思着之后要不要悉数禀告给皇帝听。

“云嬷嬷。”珉儿忽然喊她。

“是,娘娘有什么吩咐?”云嬷嬷恍然回过神。

珉儿和气地说:“我想为母亲在宫外安排一处暂时的住处,待皇上下旨之后,就雇人和马车将母亲送去元州秋家的祖宅。这件事你替我去安排,需要花费的银两,从我的体己里拿。”

云嬷嬷忙答应下,又热心地问了皇后是否有特别的要求,之后母女俩在凉亭里又说了会儿话,不等她提醒时辰不宜太久,皇后就主动命宫人将母亲送出去。

所有的事,皇后看似任性,可又无处挑她的毛病,所以连皇帝也被说服了不是吗?皇后对母亲称呼“你”而不是“您”,可见她很明白自己的地位有多尊贵,却不会像那轻狂之人,恨不得全写在脸上。

随着白氏的轿子缓缓离去,发生在太液池边的事也迅速传遍后宫,妃嫔们没能到上阳殿向皇后请安,这会子都聚在淑妃的安乐宫中,听得这样的事,女人们便七嘴八舌地说开了。

淑妃不胜其烦,道一声:“妹妹们都散了吧,我一会儿还要去长寿宫伺候太后用午膳。”

妃嫔们不敢再叨扰淑妃,纷纷起身告辞,可淑妃又将王婕妤喊下,关切地问:“泓儿上书房有些日子了,他还习惯吗?”

婕妤王氏是大皇子项泓的生母,本是纪州王府厨房里的丫头。十年前项晔起兵,太后怕儿子行军吃不好,就把厨房里身体结实的王氏指派随军,要她天天给王爷做饭。

不想两年后,王氏突然被送了回去,项晔说她有了自己的骨肉,请母亲代为照顾。

后来王氏为项晔诞下长子,大皇子如今已七岁,而淑妃是三年前到京城时才第一次有了身孕,二皇子项沣,还是个两岁的小娃娃。

众人的目光落在王氏身上,她战战兢兢地说:“一切都好,只是泓儿还淘气得很,收不住心,臣妾没念过书不识字,没法儿教他。”

淑妃温柔地说:“过些日子就好了,将来沣儿长大了,还要靠哥哥教导。”一面说着,命人将一套文房四宝送于王婕妤,这才让众人散了。

妃嫔们出了安乐宫,见王婕妤如获至宝似的捧着那文房四宝,都没让给宫女拿,仿佛怕轻慢了淑妃的好意。

做主子这么多年,还是一副奴才相,那些出身远远优于王氏,却无法在皇帝面前得脸的妃嫔们,心里越发瞧不起。有人故意上前来撞了她一下,便见那砚台从王氏手里飞了出去,摔得四分五裂。

“妹妹,你可小心啊。”昭仪林氏手中的团扇半遮粉面,刻薄地说,“别叫人以为你不识字不念书,就故意糟蹋淑妃娘娘的好心。”

王婕妤着急去捡碎了的砚台,林昭仪便故意踩她的裙子,她脚下一绊整个人跌了下去,惹得周遭一阵哄笑,待见安乐宫的掌事尔珍出来瞧光景,这才都散了去。

原创文章,作者:lc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bianjia.com/xstj/vsxs/32647.html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