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编家小说站首页
  2. 小说推荐
  3. 女生小说

主角沈星顾新语小说《我的男友是个gay》全文在线阅读

主角是沈星顾新语的小说叫什么名字,在哪里可以阅读,这本小说是作者侠名最新创作的一本言情小说《我的男友是个gay》,书中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正在找这本小说的书友们不要错过。

image.png

我的男友是个gay全文在线阅读:

晚上我也没有刻意打扮,穿着白天面试的那身职业装来到了酒店。

结果我又等到十点,他也没有出现,有了上一次迟到的经验,我继续耐心的等,快十一点的时候,他终于来了。

又一身的酒味,表情冷峻,像是谁欠了他钱不还似的,动作和上次几乎一样,上臂扼住,将我摔床上,然后压了上来,剧烈地啃食。

我被动地接受他欺凌似的亲密,因为心里有事,我这一次真的无法进入状态,这让他不满。

狠狠地板过我扭到一边的脸,咬我的嘴唇,然后瞪着我,“你真的性冷淡?”

这个问题他以前已经问过,而且这是事实,根本不用问,也不需要答。

我木然地看着他,点了点头。

“性冷淡还出来卖?想钱想疯了?”他对我吼道。

“申总,请你不要污辱我,我真的不是……”

他不耐烦地打断了我:“行了行了,我知道你是烈女,你不是卖,只是约炮钓有钱人,你不是零售,是批发,但你也得敬业啊,像个死人一样,还怎么玩?”

说着也不等我解释,又扑了上来,更加用力地蹂躏我,在接近于微虐的的时候,我羞耻地发现,我竟然又被他唤醒了,开始有了愉悦的感觉。

事后,他强制将我圈在怀里,“是不是只有我,才能让你嗨?”

事实是这样,但我怎么可能承认。

他从包里拿出一张支票,“五十万,够你摆脱目前的危机了。钱你可以拿走,但要写借据。”

我心里当然高兴,不管怎么说,有了这五十万,我的问题基本上就能解决了。

他好像发现了我脸上的喜色,嘴角掠过一丝不屑,声音很冷:“在卖给我期间,你要随叫随到,不许跟任何男人有瓜葛,不许再去卖给其他男人,如果让我发现,你会很惨。”

我本来想解释,但想想算了,我在他心里,就是一个卖的人,我也确实要拿他的钱,在这样的事实面前,我的解释根本没用,又何必再自取其辱。

我拿过纸和笔,给他写了一张欠条。然后将支票收起。

他看了看欠条,嘴里又浮起不屑,“我这是批发价,不计次数的,对吧?”嘴里说着,再次翻身压了上来,又要了我一次。

可能是拿到了钱,心里的负担变轻了,我竟然很快就被他带入佳境。

事后我躺在他身边,闻着她身上好闻的古龙水味道,他手不老实地在我身上游走。

我见他心情不错,心想这是和他套近的良机,于是试探着说:“申总,公司的那个吴诚……”

“我现在不想和你谈论别人。”他再次打断了我。

本来想趁机说一下吴诚的事,但他似乎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我也只好作罢。他不让我走,又不敢走,只好躺在他的旁边,房间里一片沉默。

就这样躺了十来分钟,谁也没有说话,我的电话忽然响了,是高利贷债主王大头打来的,我有了钱,自然就敢接电话了,一接通,王大头就对着电话吼:“把钱送过来,不然我就让这个疯婆子去死!”

电话里还有妈妈惊慌的声音:“不要推我,下面好高!”

我妈不是在疗养院吗,为什么会被王大老头抓到了?听电话里的风声,应该是在很高的地方。

“你们不要动我妈,我有钱,我还给你们。”我赶紧说。

“城东最高的那幢烂尾楼,农贸大厦顶楼,给你十分钟时间,不然疯婆子就会粉身碎骨!”王大头叫嚣道。

我抓起包包,往门口冲去,

申俊在后面喝问:“你去哪里?我同意你走了吗?”

我匆忙回答:“我要去救我妈。”

农贸大厦是幢烂尾楼,坊间传言是前任某领导在任期间建的楼,后来领导落马,开发商和承建商都不同程度下水,于是烂尾。

楼有三十多层,我爬得气喘吁吁,终于到了顶楼。

妈妈被两个男人架着,站在围栏边,王大头在一边抽烟。

“小贱人,你以为把疯婆子藏起来,我就拿你没办法了?我找到你老公一问,他就全说了。”

又是吴诚这个贱人告的密。

“放了我妈,我还钱,我有钱。”我拿出了申俊给我的支票。

王大头一把抢过去,拿手机照了一下,“五十万,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这钱不能全部给你,我妈只欠你们十万,你把支票还给我,我明天取十万给你。利息我也一起付。”

“支票我先收下,明天把钱给我,我再退给你。”王大头眼睛开始上下打量我,我忽然意识到了一种危险。

“没有支票,我哪有钱给你,你还给我。”我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王大头一耳光扇了过来,打得我转了半圈,然后又是几脚,将我踢倒在地。

我嘴角流出血来,胸口被踢得喘不过气,绻缩在地上,呼吸困难。

“小贱人,长得还不错,让哥玩玩。”王大头说着就向我扑了过来,骑在我身上,撕扯我衣服。

我妈本来意识混乱,此时见我受欺负,忽然清醒,哭叫着咬了拉着她的人一口,要冲过来帮我,被那人一脚踢倒在地,用脚踩住头,动弹不得。

看着妈妈被人用脚踩着头,我心如刀割,使尽全力拼命反抗,但无济于事,而我的衣服也已经被王大头扯开,只剩下内衣。

我绝望极了,要是今晚在这里被强了,老妈估计也活不了了。

我的眼泪,终于止不住哗哗流下。

就在我绝望至极,心存死念的时候,申俊却忽然提着一根臂力棒上楼来了。

没想到他跟着来,在我最绝望的时候,他竟然出现了。

我像溺水的人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申总,救救我妈,求求你……”

王大头也没想到,大晚上的竟然还有人来,马上威胁:“你他妈的是谁,不要多管闲事……”

但申俊并没有说话,举起臂力棒,往王大头的头上砸去。

王大头根本没来得及反抗,就已经倒下。

架住我妈的两个男的拿着刀冲了过来,我忍不住提醒申俊要小心。

然而事实上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两分钟后,三人全都倒下,个个头破血流。

我知道他坐过牢,但我真没想到,他这么狠,这么能打。

我从王大头的手里夺回那张支票,装进了包里。

“真是要钱不要命。”

虽然还是语气冰冷,但和之前在酒店里对我说话时好像不太一样,我扭过头去,远处的灯光射了过来,他眼睛很亮,我恍惚间在那里看到了一些和之前不一样的东西。

“还愣着不走?”申俊看着我。这一次我看清楚了,那种不一样的东西,是多了些许的柔和。

我扶起我妈,慢慢地下楼。

他走在前面,看着他修长的背影,我心里充满了感激,我没料到他会在后面跟着来,在我濒临绝望的时候出现,今晚全靠他了,不然我只有去死。

“谢谢啊。”我轻声说。

原创文章,作者:lc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bianjia.com/xstj/vsxs/32589.html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