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编家小说站首页
  2. 小说推荐
  3. 女生小说

顾兮辞陆聿臻小说免费阅读无弹窗

顾兮辞陆聿臻小说名字叫什么,这本小说是作者星小河最新创作的《罪爱新娘哪里逃》,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实力推荐书友们阅读,本文为大家分享顾兮辞陆聿臻大结局阅读,顾兮辞被软禁了。三天前,她的父亲被继母下毒,毫无预兆地瘫痪在床。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父亲死死地拉住她的手,含泪嘱托。“兮辞,带你弟弟去找陆聿臻,你们一起离开沣城!”“从前爸爸糊涂,一直坚持门当户对,反对你和陆聿臻在一起。但我看得出来,那孩子相貌气质出众,即使他从未说自己的来处,但也绝非池中之物。”当晚,顾兮辞含泪告别父亲,带着弟弟连夜逃了。

image.png

罪爱新娘哪里逃免费读全文:

林宜兰捏着她的七寸,不管这样的场景经历多少次,她都只有妥协份儿!

“对不起林姨,一切都是我的错。”

顾兮辞一开口,就认下了所有的罪状。

“是我当年放弃爱我的男人和人厮-混,是我气病了爸爸。这五年,被男人玩弄抛弃之后,我才知道你们有多好,我真的后悔了!”

她抖着身体,朝着顾家老宅的方向“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是我眼瞎,错把恶狼当亲人,是我无能,让我爸爸和弟弟受苦,害顾家走到了今天的地步。都是我的错,我该死!”

那些话,旁人也许听不懂,林宜兰却明明白白。

她觉得顾兮辞疯了。

“顾兮辞,够了!”

生怕她再说出什么过激惹人联想的话,林宜兰急忙从伞下跨了出来,拉住顾兮辞将她拽了起来,用力推给了身边的几个手下。

“你爸爸出国前就说过,和你断绝父女关系。顾家没有你这个人,这里不欢迎你!”

话音落,两个一左一右架着顾兮辞,异常粗鲁地把她拖离了人群。

隔着好远,她绝望的声音依旧清晰地传了过来。

“爸爸,对不起,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爸爸……”

砸在所有人心里,却分明带了几分绝望沉痛的味道,听得人心里拥堵。

啪。

陆聿臻用力拍上电脑,顺手抄起手边的烟灰缸,朝着不远处的门板用力砸去。

瞬间满地碎片。

陆聿臻脸上一片寒霜,眉宇间流动着一股无法纾解的戾气。

回沣城之前,他甚至还试图给她机会,许是当年的事情另有隐情。但现在,她亲口承认了。

水-性-杨-花,果然才是她的本性!

走廊上传来一阵脚步声,时越推门走了进来。

“陆少,顾小姐的血液检测报告已经出来了。结果和我们想的一样,她确实有修复你脸部的能力。只是……”

时越顿了顿,有些迟疑地将报告放到陆聿臻跟前。

“至于顾小姐为什么明明不是处-女身,却依旧能让你的脸恢复正常的原因。我们的人能力有限,唯一可以解答的迪恩博士外出游历,怕是……”

陆聿臻面色沉沉地盯着跟前的文件,眉头紧皱,不知在想什么。

“陆少?”

时越看向陆聿臻,试探着开口。

“要不要我私下去仔细查一下这个顾小姐?毕竟,她和当年给你处、子血的女孩以及云小姐,是为数不多能帮你的人。”

闻声,陆聿臻冷笑。

“查?没那个必要。”在刚才那场现场直播的视频里,他想知道的她的五年,她已经亲口说过了。

时越点点头,想到什么又抬头看向陆聿臻。

“还有,老太太那边今天打电话过来。她希望你和云小姐,能尽快敲定你们的婚事。”

“知舒?”

陆聿臻皱眉,这才想起一个云知舒来,抬头看了眼时间,随手将手里的资料丢进垃圾桶,捞过外套起身站了起来。

刚走到门边,口袋里的电话适时地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陆聿臻的脸色无声缓和下来,一边往外走一边接起电话。

“喂?聿臻,这么晚了,你还在忙吗?咳!咳……”

“不忙,我现在马上过来看你。医生来过了吗?”

“没关系的,医生中午来看过我一次,就是不知怎的又高烧了。你如果还有事情,不用再麻烦跑来看我一趟的。”

“不麻烦,你最重要。”

“那好,我等你。”

云知舒挂了陆聿臻的电话,嘴角原本残存的弧度慢慢褪去,握住电话的手不由得收紧。

她看向跟前的手下。

“下午被聿臻留在房间做解药的那个女人,查清楚来历了吗?”

“查清楚了,是沣城城南顾家的大小姐顾兮辞。她在五年前跟人离开沣城,最近才忽然回来。之所以和陆少碰上,是因为她在楼下救了差点被人贩子拐走的茵茵小姐。”

闻言,云知舒眯了眯眼。

灯光下,那张过分漂亮的脸慢慢染上一层寒色,声音里都透着一股致命的冷意。

“继续去查,看她是不是聿臻的旧识,或者,是不是五年前放弃聿臻的那个女人?我要在第一时间知道消息。”

即使被下-药,陆聿臻也从不是乱来之人。

若是个意外便罢。

若不是……她也绝不会容忍任何人,在这种时候涉足进她和陆聿臻之间。

云知舒说完,看了眼时间,又抬头看向不远处坐着的白大褂,勾唇说了声。

“开始吧。聿臻马上就过来了,你若是不用点办法,让我生病发烧咳嗽,我还怎么跟他交代,让他好好心疼我?”

……

陆聿臻来的时候,云知舒正躺在套房内的大床上不停地咳嗽,嘴里还不断地发出难受的呻-吟声。

她似乎还在哭,凌乱的发丝沾在脸上,模样看起来格外可怜难受。

陆聿臻随手扔了外套,附身过去探手一摸,当即拧起了眉头。

“烧得这么严重,怎么不送医院?!”

见他要打电话,一旁的白大褂急忙出声解释道。

“陆少,您别担心,云小姐只是普通的发烧感冒,就是受了刺激病症起得急了些,吃了药打了针,休息休息就会好。”

陆聿臻拧眉,“受了刺激?”

“就是,云小姐她知道陆少你下午被下-药,留了一个女孩在房间后一直在哭,急火攻心才让病情一直反复……”

“是谁这么多话?!”

眼见陆聿臻面色骇然要发难,云知舒忽然挣扎着从被子里坐了起来,一把抓住了陆聿臻的手。

“聿臻,你不要怪他们。”

“有些事也不是你可以左右的,既然发生了,我也选择尊重你。如果你要对那女孩负责,我可以退出成全你们。我们的婚事,我去跟老太太说,我们和平分手……”

这一抓动作很大,她穿上身上的宽口睡衣往下一滑,顿时露出了她那条布满了密密麻麻针眼的手臂。

这些,似乎就是多年来,云知舒对陆聿臻所有的陪伴和牺牲。

陆聿臻看到了,脸色更沉。

他想起顾兮辞跪在大雨里不断承认自己罪行的场景,视线又无声地落到了云知舒的脸上。

半晌,冷冷的勾了勾唇。

“负责?她怎么配得上?”

他未曾对云知舒开口解释什么,但却紧了紧她的手,认真地给了承诺。

“陆太太这个位置,我只承诺过你一个人。我已经让时越着手去准备了,小舒,我们订婚。”

原创文章,作者:lc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bianjia.com/xstj/vsxs/27737.html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