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编家小说站首页
  2. 小说推荐
  3. 女生小说

爱你纵使繁华一场全文免费阅读 爱你纵使繁华一场小说txt

主角是末笙和厉御南的小说是爱你纵使繁华一场,是作者陆拾一写的一本非常经典的言情小说,文中讲述了末笙和厉御南这对青梅竹马的感情故事,这辈子,末笙最大的遗憾就是只爱这厉御南这么一个男人。喜欢爱你纵使繁华一场这本小说的网友们一起来阅读。

timg (6)_副本.jpg

精彩内容:

纪向晚回过头,笑了两声,“你以为真的是御南吗?我不舒服,他守了我一下午,他告诉我今天和你离婚,可没想到你耍小心机,装肚子痛来逃避离婚。”
末笙握成拳头,再被伤一次,厉御南这一下午都在陪着纪向晚,虽然她本该知道是这种情况,但从纪向晚嘴里说出来还是不是滋味。
“哦,你叫我来就想说这些,我无法奉陪。”末笙故作镇定,转身就走。
但两个高大的男人守在末笙身后,天台的门也被关上了,此刻天台只有他们四个人,末笙顿时慌了手脚,不停的后退,退到纪向晚身边,纪向晚一把拉住她的胳膊。
“你想要干什么?”末笙紧张的问道。
纪向晚冷冷一笑,狰狞的面孔像是要把末笙撕碎,“你不是说我偷走了你的身份吗?那我让你看清楚,到底谁才是御南的最爱,你以为是御南的妻子,爱了他这么久,就比得过我吗?这五年御南对我呵护有加,早就把你忘得一干二净了,就算他恢复记忆,他爱的那个人也是我!”
末笙使劲挣扎,可挣扎也没有用,还有两个莽撞的男人擒住她的肩膀,末笙顿时害怕,好声好气的说,“纪向晚,你冷静一点,御南他爱你,我就算做再多也无用,你放了我,这里是医院。”
“我不能让你怀着御南的孩子,这是个孽障,你随着这个孩子去死吧。”
纪向晚心狠如麻,直接朝着末笙踹一脚,好在末笙闪得快,这一脚踢在末笙的后背,末笙闷哼一声。
末笙跪在地上,胎儿并不稳,就算这一脚没踢在肚子上,也让末笙有罪受,感觉到下腹隐隐作痛,她无法看着孩子被纪向晚杀死,苦苦哀求,“纪向晚,你住手,我答应过和御南离婚了,只要你放了孩子,我可以现在就去,以后都不会打扰你们。”
纪向晚红着眼眶,已经管不了这么多,如果她放过末笙,谁又来放过她,她就等着有机会对末笙下手,“怪就怪你执迷不悟,一定要抢我的男人,我今天不弄死你的孩子,总有一天你会带着孩子来抢我男人,你们给我动手!”
末笙惊恐万分,死死的抱着肚子,无奈两个男人实在力气很大,把末笙提起来不费丝毫力气,末笙挣扎,腿在四处乱蹬,两个男人把她摁在墙上撕扯她的衣服。
末笙瞳孔收缩,像是个瓷娃娃一样任由摆布。
“纪向晚,你要干什么!”末笙歇斯底里。
纪向晚拿出手机拍视频,狠毒的笑了笑,“让人家看看你这个**,怀着孩子还和人苟且,孩子就是你淫荡之下流掉的,岂不是更刺激。”
两个男人把她的衣服给撕扯成了碎布条,末笙拼死抵抗,咬住了男人的手。
那男人直接甩了末笙一巴掌。
末笙无力的倒在地上,小腹撕裂般的疼痛,男人并没有停止动手,相反,有点兴奋,使劲的拽住末笙的衣服。
这时,天台门有动静,有人在拍打乱踹,末笙见准时机,努力往地上爬,大喊,“救我,救救我,我在这里。”
“末笙,末笙!”
是厉御南的声音。
这下纪向晚慌了,没想到厉御南会在这里,又赶紧收回手机,喊道,“住手,你们别弄了,赶紧堵住她的嘴把她的衣服穿好。”
末笙没有力气挣扎了,冷汗直流,只觉得小腹一阵热流,任由男人拖着走。
“砰”的一声,厉御南撞开了门,看到的却是惊心动魄的一幕。
两个男人提着纪向晚的肩膀,要把纪向晚推下去。
“末笙,求求你放过我,我不想死,我爱着御南,你不能用这种方式逼着我离开,如果你一定要这样,那我死也不会放弃御南。”
纪向晚两行清泪,就被人推下天台。
厉御南瞳孔收缩,脸色刷白,大喊,“向晚!”
那两男人把纪向晚推下去松开了手,千钧一发的时刻,厉御南冲过去扯住了纪向晚的手,纪向晚吃力的抓住厉御南的手臂,哭着说道,“御南,你来了,你爱不爱我,你如果不爱我,就不要救我,你和末笙在一起吧,我无所谓,也不会缠着你。”
“我爱你,向晚,我爱你,我爱的一直都是你。”厉御南红了眼眶,怎么会松手。
这一幕,末笙看到了,亲耳听到厉御南说爱着纪向晚,眼泪顺着眼眶溢出来,心死如灰,绝望的闭着眼,无法言语的痛击中她的心脏,受过的伤像是河水倒流把她给淹没。

这辈子,末笙最大的遗憾就是只爱这厉御南这么一个男人。
纪向晚还是被厉御南给拉了上来,昏倒在他怀里,不省人事。
厉御南横抱着纪向晚,目光阴冷的盯着那两个推纪向晚的人。
两个男人慌了,“不是我们,是这个女人花钱雇我们来的。”
指着地上的末笙,而末笙开不了口,在厉御南说爱的是纪向晚时,她的心就被伤得体无完肤,给她一次机会,她想要忘记这些痛苦,忘掉厉御南。
厉御南充满恨意的眼神,冷声道,“末笙,你好狠,要是向晚有什么事,我让你陪葬!”
厉御南带着纪向晚走了,留下末笙一个人在这吹冷风。
他并不知道末笙小腹绞痛,源源不断的血从末笙的腿间流出来。
末笙挣扎,抬眸望着厉御南抱着纪向晚离开,用尽全力去记住厉御南绝情的背影,她咬着牙,抠着冰冷的地板,鲜血淋漓的场面末笙这辈子再也不想经历一次。
醒来时,末笙躺在病房里,消毒水的味道浓烈,令末笙想要干呕,末笙动了动身体,想到肚子里的孩子,又猛地坐起来,掀开被子。
“末笙,你醒了。”简笑哭红了眼睛,声音哽咽。
末笙抓好简笑的胳膊,紧张的询问,“孩子呢,孩子在不在?”
“孩子在,差一点点孩子就没了,医生说你呆在床上不能动,不然你很容易流产。”简笑捂着嘴唇心疼的说道。
末笙松了一口气,只要孩子没事,一切总归是好的,末笙摸着肚子,带着十足的信念要把孩子生下来。抬头看向简笑,她还在哭,又问道,“你哭什么,我这不是没事。”
“你骗我,还在骗我!”简笑有些激动。
末笙垂着眸子,她不敢面对爱她的人的质问,她无法回答,“你回去吧,我想要休息。”
简笑又气又心疼,在末笙心里,除了厉御南之外就没有其他人了,“末笙,你这是要赶我走?我都不在了,你还以为有谁会照顾你,厉御南吗?他早就陪那个狐狸精去了!”
末笙背对着简笑默默的流泪,她什么都懂,什么都知道,可她怕简笑看着她哭,面对病痛的折磨,末笙更希望一个人静静的死去。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这次,如果你为我好,就走吧,我能照顾好自己。”末笙镇定的说道。
“末笙!”简笑失望透顶,她们这么多年的友情,却比不过一个厉御南,“你让我太失望了,就算没有厉御南,你还有我,可你心里除了厉御南之外,容不下任何人。”
末笙把所有人都赶走,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她是怕,当胃绞痛得厉害,会忍不住让人发现。末笙吐了一口鲜血,胃绞痛得厉害,面如死灰,捂着胃部难受的弓着身体,分不清是疼还是不疼,有时候疼久了也会麻木。
砰的一声,门被人打开了。
末笙用纸巾擦了擦嘴,把垃圾桶移进床底下,抬头只见厉御南站在门口,一脸冷漠的望着她。
“御南。”末笙喊道。
厉御南讽刺道,“装柔弱,博取同情?你以为你怀个孩子,住个院就骗得了我?末笙,如果不是这一次,我都不知道你这么狠毒,想要杀纪向晚灭口,你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末笙心如刀割,面对最爱之人的不信任,苦楚只能打碎了往肚子里吞,“我……”
“你别说了,不是想离婚吗?现在就签字,找个时间去民政局办理了!”厉御南不想听她解释,拿出离婚协议放在末笙面前。
“我没有推纪向晚,一切都是她自导自演的。”末笙还是想解释,信不信就随他了。
厉御南愠怒,死死的瞪着末笙,她把纪向晚推下楼是他亲眼所见,那两个男人都承认是她做的,还在狡辩。
“上次你能对向晚见死不救,这次又杀人灭口,我还会信你吗?你就会装作一副无辜的模样博取我的同情,你装了这么久,还不累吗?幸好向晚没事,不然你死不足惜!”厉御南厌恶的说道。

原创文章,作者:lc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bianjia.com/xstj/vsxs/2158.html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