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编家小说站首页
  2. 小说推荐
  3. 女生小说

季月礼陆义霖小说在线阅读 最是殇情难慰小说

主角是季月礼陆义霖的小说最近很多书迷们在追,这本小说是作者九黎所写的一本言情小说最是殇情难慰,书中讲述了季月礼陆义霖之间的虐情故事。

2019-6-6 17-00-18.jpg

精彩内容:

季蔷薇和陆义霖结婚那么久,他竟然都没有带她见过人?季月礼不禁诧异。

想着自己都让他的朋友误会了,为了避免给他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季月礼更加不想进去了,用祈求的眼神望着陆义霖。

“爱来不来!”陆义霖“噌”的一下转身,随着带着一阵风,进去了。

“…………。”季月礼都不知道怎么回事,陆义霖却好像生气了,语气也骤然变冷。

“我哪里不对了?”季月礼不禁自我审视和反省,呆站在原地,等着陆义霖拿包出来。

等了半晌,再也不见里面有人走出来,季月礼不由得垫起脚尖,朝里面望了望。

正准备离开的时候,里面突然走出一个优雅的男子:“三嫂?哎呀,你还在这儿愣着干什么呀?赶紧进来……”

这男子上来就这么热情,还拉住了季月礼的手。

季月礼有些排斥别人这么亲密的举动,不由得皱着眉。

莫渊博一看这嫂子表情不对,再由之前三哥进来的时候那表情,心里估摸着这两人估计是闹别扭了。

这也怪三哥那性格,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替陆义霖说清楚。

“嫂子,你别跟三哥一般见识啊,他就是那性格,他今天等你半天,坐立难安,时不时得看表,我们都以为他是拉肚子了。”

莫渊博说的都是实情,并不是他在踢陆义霖说好话。

“我们三哥平时可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人呐。”

季月礼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莫渊博就噼里啪啦说了这一大堆,知道他误会了自己,季月礼赶紧解释:

“我……不是的我……你误会了我……。”

莫渊博心想吵架了还不肯承认,又继续说:“我们三哥是死要面子的,你进去跟他示意弱,撒个娇卖个萌,什么都解决了。”

莫渊博边说边把季月礼往里面拖,挣扎不过,只有硬着头皮进去了,反正包还在陆义霖那里。

就这么狼狈的进去了,季月礼咬了咬嘴唇,进门就看着陆义霖阴沉着脸色,坐在门对面,修长的双腿随性的耷拉在茶几上。

对面坐着三个人更加仪表堂堂的男人,季月礼只觉得眼熟,却记不起在哪里见过他们。

她一出现,所有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她身上,带着审视的味道。

季月礼一时局促难安,尴尬得不知道该怎么办,尴尬得头皮都都发麻。

她只有将目光投向陆义霖,那个唯一她认识的人,希望他能救场,缓解她的尴尬。

陆义霖静静地坐着,这会又点上了一只烟,夹在之间的烟安静燃烧着,薄薄的光逆着他的脸,缭绕的烟雾迷幻了陆义霖脸上的深情。

季月礼是逆光,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

可他是可以明明白白看清她的脸,明明看到她求助的眼神却“见死不救”,如此漠视,季月礼心里顿时就来气了:

“额……不好意思……打扰大家了,我只是来拿我的包。”

搓搓手,准备走上前找自己的包。

莫渊博真是气不过自己那个高冷、闷骚的哥哥,都朝他试了那么多眼色,还在那端着。

他赶紧跳出来,挡在季月礼面前。

“我的好嫂子嘞……,你慌什么啊,你这不才来吗?你就着急着走,也太不够意思了。”一脸真诚的眼神,季月礼都有些于心不忍了,所幸的是自己也不是他的什么嫂子。

“我不是什么嫂子,你别叫了。”季月礼从他的一侧身边绕着走过来。

这会大家更加认定他们两人就是吵架了,赌气连嫂子都不准叫了,大家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看向陆义霖,看他怎么发挥?

莫渊博可没有其他几个兄弟沉得住气,他赶紧跑到陆义霖跟前:“三哥,你倒是说句话啊……你这……”

看莫渊博这么着急上火,再看陆义霖要垮到地上的脸,文安赶紧走过去,拖住莫渊博,两口子的事,自己解决最好。

季月礼走近陆义霖旁边,在沙发上四处搜寻自己的包,陆义霖睨着眼瞧她赌气涨得通红的小脸,一把擒住她的手腕。

他略微使劲,季月礼便跌坐在沙发上,正欲发火,另一只手也牢牢扣住她的小蛮腰,一瞬间,季月礼就被雄厚的男人气息包裹着。

淡淡清香的烟草味,混着他特殊的体香,一下子让季月礼脑袋发蒙。

她动惮不得了,下意识想推开。

陆义霖突然横腰揽过她,迅速贴在她耳边,带着低低又嗔怒的语气说道:“乖,别闹了。”

众人终于松了一口气,这骄傲的的男人还是发话了。

两人的距离如此靠近,陆义霖的灼热呼吸喷洒在她光滑的颈背上,季月礼羞得耳根子都红了,她气恼到了极点。

竭力挣扎,越挣扎陆义霖偏偏越抱得紧,一股怒气直冲季月礼的心,上次这么调戏自己,今天又来了。

“放手!!”季月礼忍不住低声吼了起来,抬头怒目相向,陆义霖却用深情的目光看着自己。

季月礼吓得心跳都漏了一拍,他们两人这样抱在一起,算怎么回事?好在这些人都不知道自己和陆义霖的关系。

一想到这里季月礼一个冷颤,挣扎得脸都红了。

怀里的女人这么不安分,陆义霖皱着眉头,他又再一次贴近了她的耳窝,他有的是办法制服她。

“在敢多动一下,我会吻你。”温醇的嗓音,说出这样子的威胁?

不过季月礼真的不敢再动,陆义霖是抓住了她的死穴在哪里,瞬间安静下来了,乖巧得像一只兔子。

她相信陆义霖是敢说敢做的人,要是在挣扎,害怕待会儿收不了场,不能得罪他的。

陆义霖最边浮起忍俊不禁的笑,被旁边四人准确无误的捕捉进眼里,四人都用嫌弃的眼神看着他。

陆义霖慢慢、轻轻的放开了她,看她浑身戒备,又呆又傻的模样,眼里闪过一丝宠溺。

这女人,有时候真是笨得让人心疼。

原创文章,作者:lc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bianjia.com/xstj/vsxs/10799.html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