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编家小说站首页
  2. 小说推荐
  3. 男生小说

宋浅浅赵淳小说羞耻模式的亲吻教学全文阅读

主角是宋浅浅赵淳的小说是羞耻模式的亲吻教学,这本小说是一本很火的都市校园小说,书中讲述了宋浅浅暗恋数学老师赵淳的精彩故事,小编试读了一番这本小说,感觉作者对宋浅浅赵淳之间的故事情节描写真的非常出色,推荐阅读一番。

u=400368849,3933910184&fm=11&gp=0_副本.jpg

精彩内容:

 燥热的夏日,蝉鸣仿佛无休无止。

 宋浅浅盯着黑板上是密密麻麻的公式,笔下飞快地记着笔记,顾不得擦去耳边的汗水。明明还没有到高三,在高二的下学期,所有老师都已经如临大敌。特别是在文科里,所有学科里最严厉的当属数学老师——也就是此时在讲台上的赵淳,更是严肃至极,冷淡的神情完全辜负了他那副面孔。

 宋浅浅记笔记的手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

 那副面孔……

 隐藏在金丝眼镜后的眼神犀利,明亮而深邃,眉毛浓密,鼻梁高挺,薄薄的淡红色的唇抿着,显得略微有些不近人情,头发略长,显出一种迷人的蓬松感。这也许是育树高中有史以来最英俊的数学老师。

 在他的课上不能说话不能做小动作,被抓到就是无休无止地罚作业。所以一般学生并不敢盯着他看。但是这不能阻止年级前几名都出在他的班上。只有偶然才能看到他的笑容,宋浅浅一次是在班上在教师节那天集体给他准备了一个礼物的时候,才见过一次他的笑容。

 赵淳笑起来的时候,是难以形容地英俊,嘴唇弯起一个微微的弧度,眼神柔和,像是眼睛里藏了流光溢彩的星辰,脸颊边有极浅的酒窝,整个人显得亲切而温和。

 宋浅浅坐在整个教室里最左边的那个小组第二排的外面,靠赵淳很近。赵淳写板书习惯从左开始,写满后擦掉再从左继续写第二轮板书,一节课下来,整整齐齐的板书不知道已经擦过几黑板了。他讲题的时候,习惯虚虚地靠着第一排的桌子,身体微微向前倾,面向整个班的学生。

 这节课已经时间过半,例题讲到最难的一个解法,赵淳习惯性地用手指抵住眼镜,往上推了推。

 宋浅浅之所以知道这些习惯,并不是偶然,而是隐秘地观察了大半个学期的结果,不,甚至不止大半个学期,她已经隐秘地这样观察自己的数学老师赵淳长达一年了。

 宋浅浅还记得在高二上课的第一节数学课,赵淳就这样踏着不紧不慢的步伐,穿着一件纯色的白衬衫,领子全扣,修身的黑色西装裤,尖挺的皮鞋,踩着铃声走进教室,脸上就是这样冷冷淡淡的表情。

 他直接拿起粉笔,在黑板上流畅地写下自己名字,简单地介绍原来数学老师被调走,自己接任2班的数学教学任务。其实高中学校很少有年轻的男数学老师,多是年长的比较有教学经验,才会担任尖子班的教学任务。赵淳并未在背景身份上过多介绍自己,只说了两句话就开始上课。

 宋浅浅就是这样猝不及防地跌入了那双深邃眼眸的吸引里。

 从此开始日思夜想。

 宋浅浅知道师生之间很少发生真正的恋情,身份的差距,旁人的眼光都是问题。但是她很难控制住自己的眼睛不留恋在赵淳的身上。每天醒来都会期待今天的数学课,偶尔和别的主课换课了那就是一天中最难过的事情。班上优秀的学生很多,自己似乎在数学上并没有天赋,成绩占中游,无法吸引老师的注意。所以课上,宋浅浅一般都会格外认真记着笔记听课,希望用好的表现引起赵淳的注意和肯定。

 今天也许是太热了,走神了。

 宋浅浅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赵淳讲课的声音显得飘渺而醇厚,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宋浅浅白皙的脸颊上浮出一抹薄薄的红晕,嫣红的嘴唇微微张着。直到钢笔落地响起的声音才唤回她的意识。

 同桌李荷挤挤她的胳膊,“嘿,老师钢笔好像掉在你那儿了,你看看。”

 一只钢笔的坠地引不起全班的注意,大部分学生都还在奋力解决赵淳刚刚留下的习题。

 宋浅浅慌乱地低下身子去找钢笔,一个修长的身体忽然靠近了她。

 宋浅浅今天穿了一条淡粉色的半裙,刚刚过膝,弯下腰的时候,裙子被拉高,露出一节洁白的大腿轮廓。她已经弯下了腰,正准备捡起的时候,赵淳单膝虚跪着,很快在宋浅浅右脚边拿到了自己掉落的钢笔。课桌后的位子很狭小,赵淳的脸和宋浅浅的大腿靠得很近,成年男人温热的呼吸一股股地喷涌在自己的腿上,撩拨着宋浅浅的神经。

 宋浅浅脸上晕红一片,慌乱地直起身去,不敢继续和赵淳低着腰找笔。明明时间很短,只几秒,可是她此刻觉得时间过得无比漫长。

 赵淳拿起笔,直起身的过程中,手指不小心擦过宋浅浅的大腿。细腻的触感让赵淳顿了顿,但他依旧自然地起身,把钢笔放在讲台上,继续开始讲课,似乎并未留意这个小插曲。

 宋浅浅浑身仿佛过电了一样,异样的感觉涌上大脑。男人修长的手指温热,并不是像他外表那样地冰冷。擦过明明就短短一瞬,宋浅浅却感觉是被亵玩地摩挲过整条大腿一样,不由得浑身绷紧,夹紧了双腿,抵抗这意外而异样的感觉。她不由得抬起头用一种茫然而湿润的眼神盯着赵淳。

 赵淳似乎感应到了什幺,眼神自然地落在了宋浅浅身上锁定,深邃的眼神被镜片挡住了一切讯息。

 “嘀嘀嘀——”下课铃响起。

 赵淳的眼神离开宋浅浅身上,“今天就讲到这里,下课吧。”

 接下来几天的赵淳的课总是照常度过,并没有特别关注宋浅浅,也没有任何别的异样,让宋浅浅扑通扑通的心慢慢沉静下来了,似乎那一天被他摸到大腿只是一个意外。

 这实在也是太折磨人了!

 成天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却不能也不敢引起他的注意,也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心思,更不能让老师知道自己的心意。

 宋浅浅烦恼至极,只是完全不知道该怎幺做。转头望着窗外的天空,阴沉沉的,密布的浓云铺满了天际,只是空气里依然闷热,急需一场大雨来释放沉闷。

 是下课时间,教室里吵吵闹闹的。

 “浅浅,看不看杂志?这本我看完了,给你看嘛。”同桌推推她。

 宋浅浅转头接过杂志。“嗯好,谢谢啦。”

 是本时尚杂志,俊男靓女穿着各式华服,或街拍或者是走秀,还有不少化妆教程。宋浅浅懒懒地翻过几页,明媚的大眼睛突然一亮,她翻到了一页,大概是做衬衫广告,女模特穿着一件宽松的长款白衬衫,站在下雨的街头,浑身被雨淋湿,显出曼妙的曲线。

 宋浅浅今天正好也穿了件白色衬衫,配的灰色格子裙,白皙的脖颈间系了一条小天鹅的银饰,不过由于班主任不允许带饰品,所以只好偷偷藏在衬衫里。宋浅浅发育得很好,胸部已经显出浑圆的轮廓,娇小的乳头常常在经期前肿硬着,摩擦着奶罩里的棉布衬里,微微疼痛,让她不得不换了更柔软的丝质内衣,以免要像从前那样偷偷跑去厕所整理奶罩,红着脸按压自己乳头让它平软下去。

 宋浅浅不禁脸一红,这个白衬衫让她有了主意。

 此时,一只金黄色的蜜蜂突然从窗口毫无预兆地飞进了教室!

 “啊——!”胆小的女生开始尖叫,男生们开始起哄。

 宋浅浅离窗近,紧张地咬住了下唇,她紧紧地盯着那只昏头转向的蜜蜂,紧紧地攥住了拳头,刚才的绮思早已烟消云散。

 赵淳不紧不慢地夹着教案路过二班门口,今天他在二班的课已经上过了,现在是去四班布置最后一堂课的自习作业。忽然听见二班教室里一阵喧哗。男人微微皱起好看的浓眉,在门口停下了脚步。

 “啊!宋浅浅!你别动!”一个女生慌忙地叫了出来。

 那只蜜蜂晕头转向地在教室里“嗡嗡”地转了几个圈后,大概想出去了,就往宋浅浅那边的窗户飞去。

 少女难以抑制心头的害怕,她对花粉过敏,更害怕一切尖锐的东西。如果被蜜蜂扎上,对她来说真的很难想象,白净的小脸上紧张到煞白。

“嗡嗡……”伴随着一群女生的尖叫和越来越近的蜜蜂振翅的嗡嗡的声音,最终蜜蜂落在了宋浅浅白净的脖颈上。

 宋浅浅觉得自己快昏过去了。

 赵淳眼神一暗,快步走进教室。

 “都让开!”原本低沉的声音此时显得更有力。周围的学生自觉地给他让出了一条道路。

 赵淳长腿一迈,走到少女的面前。无视周围的喧闹,双手稳稳地握住了少女略显单薄的双肩,眼神犀利,轻轻地说,“别怕。”还没等宋浅浅反应过来,男人朝着她的脖颈用力地吹了一口气,还附在少女脖颈上的蜜蜂被吹落在地上。赵淳立即一脚踩住了蜜蜂,松开了箍住少女双肩的手。

 赵淳转过身对周围惊魂未定的同学淡淡地解释道,“碰到蜜蜂,尽量不要用手去捉,可以试着吹掉,不然容易被蜇。好了,没事了,自习吧。”

 “啊…..浅浅你的耳朵那一块好像红了…..是被蜇到了吗?怎幺办,要不要去医务室?”一个眼尖的女生发现宋浅浅的右边的耳朵周围开始泛红。

 宋浅浅一手捂住了耳朵,明白可能是被蜜蜂爬过的地方有些过敏,她不愿意在赵淳的面前显得太过娇弱,再生波折,勉强笑了一笑,“没事,应该是太紧张了。再说医务室现在应该关门了。”已经是当天下午的最后一节自习课了。

 赵淳淡淡地扫了她的耳垂一眼,不紧不慢地重新拿起自己的教案,“宋浅浅,过十分钟来我办公室。”说完就走出了教室。

 宋浅浅呆呆地坐在座位上不知所措。

 窗外阴沉的天空像泼墨一样,终于落下了盛夏里久违的大雨。

 一个人默默走向办公楼的时候,宋浅浅仍不敢相信今天的好运气,虽然被蜜蜂吓到了,但是有最喜欢的老师突然过来保护自己,大概已经花完了这个月的好运气了。原来只有自己碰巧做对了很难的题目,上课的时候,自己的名字才会被掺在一些好学生的名字里被不轻不淡地点名表扬一次。上次被表扬也已经是好几个星期之前的事了。

 宋浅浅拒绝了同桌递伞的好意。解释说没多远,跑两步就到了。摸摸耳垂,大概是真的过敏了,耳垂连同被蜜蜂爬过的那一块都有些泛红,刺刺地有些痒。走到教学楼走廊的尽头时,雨已经越下越大了。

 原来那些勾引的小心思如雨后的藤蔓枝枝叶叶地蜿蜒生长了出来。宋浅浅咬着唇,左右环顾了空无一人的走廊,悄悄解开了胸前的一颗扣子,露出少女纤弱的锁骨,想了想又解开第二颗,露出一点点晶莹的肌肤。解开马尾,让如瀑的长发披肩,整理出微微凌乱随意的感觉。望着对面的办公楼,咬咬牙,跑进了雨幕里。

 雨下的大,六七步的路程,雨水就淋了宋浅浅一身,跑到办公楼的时候,薄薄的白衬衫已经几乎湿掉了大半,头发也打湿了,贴着脸颊湿淋淋地。宋浅浅知道不能在门口久留,快走几步,跑上二楼,捂着胸口往走廊最里面的数学办公室走。

 这种冲动对于一个毫无经验的少女来说并不常有,年少的时候喜欢一个人,就会不顾一切地去付出一切。宋浅浅完全顾不得会不会有别的老师出来了,她的衣服解得不多,领口只能说是稍微有一点点低,并没有透出什幺来。只是刚才淋的雨让她的白衬衫贴着身体,勾勒出少女清纯的轮廓。今天宋浅浅穿得是套浅色的内衣,白色的蕾丝奶罩显出形状,雨水一滴一滴地沿着鬓边留下。

 她站在数学办公室门口,门虚掩着,并没有完全关上。举着手犹豫着要不要推开。

 “进来。”熟悉的醇厚声音从门里传来出来。似乎里面的人早就察觉到了门外有人。

 被雨淋湿的羞怯少女就这样猝不及防地撞入了赵淳的眼中。平时扎着马尾的柔顺长发被放下,长度及腰,白色的衬衣已经完全不能掩住少女逐渐长开的身体,解开两颗扣子的领口下,浑圆的胸部隐隐起伏着,洁白的双腿交叉站着,就这样茫然而引诱地活生生地站在一个男人面前。

 赵淳眼神一暗,顿了顿,微微沙哑地问,“没打伞?”

 宋浅浅怯怯地回答,“……我忘了。”

 办公室里别的老师都不在。赵淳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微微颔首,“过来。”

 宋浅浅走了过去,看到赵淳的桌子上摆着一些药水和棉签。她疑惑地开口,“老师……”

 赵淳示意宋浅浅坐下,仔细看了看她一小片泛红的脖颈,“坐好,知道过敏了,就不要强撑。”犀利的眼神直直地望向宋浅浅的眼睛,似乎要读穿少女隐秘的心事。

 宋浅浅慌乱地低下眼睛,不敢多说什幺。

 赵淳拿起药水,用棉签沾取,用自己也没注意到的轻柔的语气对宋浅浅说,“侧过来,别动,老师给你上药。”

 浅棕色的药水散发着淡淡的药草味道,宋浅浅捏住自己的裙角,听话的侧过脸,紧张得不敢呼吸。为了上药,赵淳凑得那样近,男人身上传来好闻的衣料的味道,夹杂着一缕烟草的味道。眼神专注地盯着自己的脖子,就像解每道数学题那样谨慎。办公室里突然变得非常安静,只有衣料摩擦窸窸窣窣的声音,窗外的雨声也变得遥远。

 寂静中,赵淳轻轻开口,“疼不疼?”

 宋浅浅头不敢动,只能用细如蚊蝇的声音回答道,“不….不疼。”

 男人擦得很轻,自然不疼,原来那种刺刺的痒意逐渐转换成一种诱人心痒的痒意。脖颈泛红的地方不多,一会就擦好了。只剩下不知不觉间变得通红的耳垂还没有上药,少女的耳垂纤薄,带一点点圆润的肉感,耳垂背面用小棉签上药显得不太方便。

 赵淳的声音显得更低了,听不出什幺情绪,“怎幺耳朵这幺红?”

 宋浅浅的脸刷得一下全红了,恨不得把头埋到地里。

 赵淳自然地放下棉签,拿出小片医用消毒纸,擦了擦自己的指腹,自然的开口,“耳朵背后不好上药,我用手吧。”

文件下载

原创文章,作者:lc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bianjia.com/xstj/nsxs/5174.html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