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编家小说站首页
  2. 小说推荐
  3. 男生小说

赵瑗小杰小说免费阅读

赵瑗小杰是《盲人摸象》小说中的主人公,这本小说自从上架以来一直深受读者们的喜爱,本文为大家分享盲人摸象小说全文阅读,叙述了赵瑗是个很千净的女人,这个千净是形容她的气质。典雅,清淡,在竞争激烈的外企中,她就像是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不争不抢,淡泊名利。除了千净的气质之外,赵瑗的身材与容貌也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

image.png

盲人摸象小说全文阅读:

话到这里她快速又道:“我敢肯定现在的你,一定有很多美女喜欢的……”她的声音虽然透着笑,但目光里却掠过了一抹失落。

不过这抹失落被黑暗很好的掩盖了去,对面的叶一凡并没有察觉到,叶一凡笑着打趣道:“要是有你这样的美女喜欢,那我就死而无憾了……”

“真的吗……”张芊芊心中一颤,可抬头却瞧见叶一凡眼中的逗趣意味,她忙挤出一个笑容道:“你这么有男人味,喜欢你的人肯定都比我优秀。”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漫步在路灯下,脸上笑意从未落下的张芊芊似是想到了什么,开口道:“对了,你还记得吗,小时候你被村里的小胖打哭了,我还帮你收拾过小胖呢。”

“那时候觉得你还不如我这样一个女生,现在来看恐怕谁也想不到你会变成这样。”

张芊芊自顾自的笑着……

叶一凡对以前的事情不甚了解,很勉强的笑了笑没有接话。

张芊芊是个心思敏感的女人,少有安全感的她对于别人的情绪流露异常敏锐,察觉到叶一凡略带几分不自然的笑容,她马上停了下来。

两人继续踱步前行,这时一辆打着双闪的奔驰350疾驰而过,所过之处带起一股强烈的冷风。

“嘿,小子,大半夜的不开房,闹呢?”冷风还未落下奔驰已经消失在街道尽头,仅留下一句略带醉意的调侃。

嘶…….

冷风袭来,张芊芊这才觉到一阵寒意,她双手环胸哈着冷气。

叶一凡察觉到此,脱下身上的外套亲昵的盖在了张芊芊裸露的香背上,他的动作很自然,就像男女朋友之间那么和谐,默契。

张芊芊心里那股本已经褪去的烈火,在这一瞬间忽然又被点燃了,她轻嗅着叶一凡身上的淡淡清香,不自然的又靠近了些距离。

沉默了十多分钟她鼓起勇气出声问道:“一凡,你过得还好吗?”

叶一凡咧嘴一笑说:“恩,挺好的,就是我那个老婆性子冷淡了些,要是她能对我温柔一点,那就更好了。”

“一凡……你……你结婚了!”张芊芊脸上挂满了惊讶。

叶一凡并没有打算掩埋这一切的意思,他点了点头,摊手道:“在中海当了个上门女婿,每天被管东管西的……”

话到这里他又快速道:“哦,对了,有机会也介绍给你认识一下,说不定对你以后就业有帮助。”

张芊芊眼中满是复杂意味,她盯着叶一凡似是想说什么,可话到了嘴边又怎么也说不出口,最后她只是口不由心问了一句:“你和她过得好吗。”

不知为何听到这话,叶一凡脑中自然而然的浮现出了那个脸若寒霜的女人来,似是看到了她恬怒的眼神,他噗哧笑出声来道:“那个女人啊,哈哈,我们挺好的。”

“哦……是挺好的。”张芊芊自己都没有想到心里才悄然绽开的爱慕在十几分钟的交谈中便已经彻底枯萎,这是她第一个喜欢的男人,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想不顾一切的告诉他,喜欢他!

然而她的性格和教养不允许她这么做,她不想让人指着她的鼻子骂不要脸的小三,更不愿去拆散他美好的家庭。

这时候张芊芊自嘲的笑了笑,将心里所有一厢情愿的想法压在了心底,开口道:“看你的样子,你应该挺喜欢她的吧。”

叶一凡刚想说话,无意抬头便瞧见了前面一家还在营业的咖啡厅,他抬手笑道:“运气还不错,这时候还没有关门,快走,别一会刚到门口就关门了。”

咖啡厅里空无一人,在如此寒夜里若是他们脚步再慢上一些,等到了门口他们就会被早已收拾好桌椅准备打卡下班的服务员告知:抱歉,我们已经打烊了。

叶一凡自然不想让如此悲剧发生,牵着张芊芊的手就要快步跑去,赶上这最后一桌的客人。

然而当他跑起来才诧异发觉张芊芊并没有想要往前的意思,叶一凡微讶抬头:“芊芊……你怎么了?”

张芊芊眼中噙着泪水,她抓住叶一凡的手慢慢的将左手挣脱了出来,故作坚强道:“我就不去了,我……我还要上班呢,一凡…….下次吧,下次再见面我一定不会再跑了。”

话音落下张芊芊捂住嘴快速地往来时的街道跑去,她的泪水再也禽不住瞬间眼角不停的滑落,她知道这一次分别以后两人就再也不会见面了,因为她们的世界再也不会相融了。

叶一凡看着张芊芊失落的背影微咪着眼,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伤感,直到张芊芊消失在街道尽头,他这才侧目望向哪家深夜还在营业的咖啡厅……

似是对叶一凡的无情不满,当他准备走进咖啡厅时,灯光忽然熄灭打烊的提示牌已经挂在了门口。

……

东方欲晓,晨光绚丽聚于云端。云岚别墅因其特殊的位置而闻名,每日晨光初生整个别墅区便升起天然云雾,宛若矗立在云顶仙境一般让人望而叹之。

然而此时有些不合时宜的责问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

“你昨晚去哪了?怎么一夜没有回来!”

冷若冰秀眉微蹙盯着叶一凡道:“你别忘了你是冷家的上门女婿,你再怎么不愿,但我们明面上还是夫妻。”

这一句话冷到了极点,冰冷的没有一丝感情。

叶一凡脑中依旧浮现着那道黯然离去的背影,他无视了冷若冰的带着责怪的质问直接往楼上走去。

“姓叶的,你……”冷若冰指着叶一凡刚想发难却见他消失在了转角。

叶一凡回到房间后简单的洗漱一番换上一身还算合身的保安服走了下去。

这一世的叶一凡除了是冷家的上门女婿外,还有另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冷家公司里的一名专职保安。

来到别墅门口,叶一凡抬眼便瞧见一辆黑色的卡宴,透过没有闭合的车窗他看到了正准备开车离开的冷若冰。

当即,他快速上前拉开副驾驶的门很自然的坐了上去。

已经将车发动的冷若冰愕然侧目,看着已经系好安全带的叶一凡,呆滞片刻后脸色瞬间阴沉下去道:“姓叶的,马上给我下去!”

“反正我们都是去公司,既然顺路那就一起上班呗。”叶一凡摊了摊手,全然没有半点要下车的迹象。

“我让你给我滚下去!”

冷若冰提高了语调,抬手指着车门外,其意思不明而喻。

感受到冷若冰的冷然态度,叶一凡嘴角忽然勾起一抹冷笑一把抓住了冷若冰嫩如膏腴的玉手,目光冰冷看着她,提醒道:“冷若冰,你别忘记了我现在是你的男人,以后我希望你最好对我尊重点,不然我倒要看看是你逞一时之快重要,还是你冷家的脸面重要!”

“你放开我!”冷若冰怒火中烧,盯着叶一凡,脸上的厌恶毫不遮掩。

………………

最后迫于无奈冷若冰只能开着车去往公司,只不过在快到公司的转角处停了下来,示意叶一凡下车。

其一是她不想让公司员工知晓他们的关系,其二两人虽在同一家公司但身处不同岗位,办公的地方也不尽相同,明白其中缘由的叶一凡也没有多说什么,在路口下车后便自己溜达着去了保安部。

刚进去一顶质地坚硬的硬皮安保帽嗖地一下砸了过来,这顶帽子直奔叶一凡门面而来,要不是他有着超人的反应恐怕一进门帽子已经糊在脸上了!

避开后叶一凡颇感不爽微咪着双眼侧目望去,旋即便见三个衣装不整,耸拉着肩膀的保安不耐烦地走了过来。

“叶一凡,你他妈的怎么才来啊?”

其中领头一人不耐烦的怒斥一句,便带着另外两人轻车熟路的在叶一凡身上摸寻着。

看他们的样子,这样做已经不是第一回了,而此时周围的保安纷纷低头做事,似是对于这种事早已熟稔。

瘦高个在叶一凡身上摸了一圈,微讶抬头道:“老大,这小子今天没带烟!”

被瘦高个称之为老大的方平,听到这话先是一愣,待得反应过来这才指着叶一凡质问道:“你他妈今天是怎么回事?老子不是让你一天带三包烟上供吗!”

话到这里他皱眉又快速道:“我说你小子是不是皮子又痒了,欠收拾呢,上次的事是不是已经忘了?”

叶一凡微咪着眼睛一言不发,这时候一个约莫五十多岁的驼背老头快步走了上来悄摸着塞给他一把软玉溪低声道:“一凡,认个错把烟给他们就算了……”

老头还想说什么一顶帽子已经擦着他的脸飞了出去,方平扯高气扬指着他怒喝道:“老王,你老小子是不是嫌口袋里的钱会咬手,这有你什么事,滚一边去!”

老王眼中满是惶恐快步退了回去,期间还不停地给叶一凡使眼色。

“叶一凡给你个机会,现在出去买条中华今天的事就算了,不然以后你小子在保安部过不了一天的安生日子!”

方平随时掏出10块钱丢给叶一凡,眼中的威胁之意毫不遮掩。

一条中华好几百,一个保安每月不过三五千,这一条便要了小半个月的工资,这已经不是威胁了,这是赤裸裸的敲诈!

本以为叶一凡会屁颠屁颠出去买烟,但很快他们便是见得叶一凡站在原地迟迟未动,甚至没有半点要动的意思。

“你小子还傻愣着干啥呢!”廋高个催促一句。

然而唤来的却是叶一凡一记生冷的讥讽:“滚!”

叶一凡声音不大,但安保部里正在做着准备工作的保安皆是听到了这一个刺耳的滚字!

所有人仿佛在这瞬间忘记了手中的工作,目瞪口呆纷纷看向了叶一凡。

在他们的印象中叶一凡一直是个沉默寡言唯唯诺诺的年轻小子,每天话也不多,做事也规规矩矩。

正因为他的怯懦性格让他受尽了欺凌,每月的工资也基本都用来给方平几人买烟了。

其实保安部被方平欺负的人不在少数,但碍于他的背景大家都选择了隐忍,毕竟工作和面子必须二选一的话绝大多数人还是会选择前者。

“这小子今天吃错药了?那人可是方平啊!”

“这小孩被欺负惨了,估计受不了了吧。”

“也是……一个月的工资就这么点,还得买半个月的烟,搁谁谁受得了啊。”

“都他妈不干活了啊!”听到周围的议论声,方平勃然大怒目光转向叶一凡怒道:“妈的,长本事了啊,老子今天就让你回忆回忆!”

方平飞起一脚,这一脚看上去有些虚浮其中却透着一股狠劲,看到方平凌厉一脚,不少人皆是闭上了眼睛开始担忧起叶一凡来。

然而就在方平靠近叶一凡时,一刹那的功夫两人的关系已经反转了,叶一凡一记鞭腿狠狠的甩在方平身上,才刚浮空的方平便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倒飞出了几米远,重重的砸在地上。

这一瞬间方平只觉得心口火烧般刺痛,许久未见的屈辱感裹挟着火辣辣的灼烧无时不再侵袭着他的身体,他紧咬牙口怨毒地盯着叶一凡居高临下的冷漠身影恨恨的说了句:“你……你敢打我?”

叶一凡板了板折扣的领口不在乎的说了句:“垃圾。”

随后便在所有人的注目中快步走向了保安室,只给众人留下一个相当霸气的背影。

原创文章,作者:lc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bianjia.com/xstj/nsxs/33505.html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