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编家小说站首页
  2. 小说推荐
  3. 男生小说

独家新书《重回一九九二》江峰江龙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给男书友们推荐一本都市逆袭小说《重回一九九二》,这本小说是作者田璞所编写的,书中讲述了主人公重生回到1992年的精彩故事,喜欢看穿越小说的书友们不要错过。四个人心里明镜似的,只是老家伙也不和江峰明说,以为江峰不懂,就想看看江峰的笑话。毛都没长齐,还想当个头来指手画脚?看你的这脸怎么丢在这河堤上。之所以表态听指挥,一方面是给江龙面子,毕竟对江龙这个人,他们心悦诚服;另一方面,知道江峰有时候就是一个疯子,江龙要不是他父亲,江峰还给点面子,整个灵山只有他外婆才能在他面前一眼定江山,其他人,没辙。

image.png

江峰江龙小说免费阅读:

十二年了,妈妈走了十二年了吧!”

“对,十二年了,足足十二年。”

“您来灵山也十年了,十年,十年的守候,也该够了吧?”

“峰儿……”

“别说守一辈子,没有多大意义,我相信,妈妈也不会愿意您这样守辈子,何必呢?有遗憾,我能理解,但妈妈绝对不会有怨言。”

“峰儿……”

“我知道,十二年前发生的事情,我都知道,思明叔什么都说了。外婆走了,寿终正寝,没有留下遗憾,您需要照顾的人只剩下我一个了。”

“我也该走了,离开这山村,离开灵山,离开奇峰,甚至会离开江南,您还要留在这灵山吗?”

“灵山,是你妈妈的家乡,这里有你外婆,有你妈妈,更有你妈妈的乡亲,我能一走了之吗?谁来照看外婆和妈妈的墓地?谁来带着乡亲发展灵山,让乡亲们脱贫致富?”

“爸,您知道外婆生前一直和我说的话吗?”

“外婆要我好好读书,考名牌大学,到大城市去,她还要我带着您一起离开这里。她说,她拖累了我们父子俩,她说,您不属于灵山,都是妈妈不懂事,将您困在这山旮旯里。”

“没有的事,谁说的?没有拖累,我心甘情愿留在这,这是你妈妈的家,只有这,才是我最后的归宿。”江龙激动的站起来对着江峰大喊。

“激动个啥!都五十岁的人了,能不能坐下好好说话?”江峰转头埋怨了一句。

江龙一愣,儿子没有发火,也算不上呵斥,但语气却是那么的不容置否。江龙从江峰身上突然感觉到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一种能够把控一切的霸气。

刚刚站起来的身体又无奈的坐下,继续靠着梁萍的墓碑,江龙摇摇头试图将这种感觉摆脱,但没有多大的效果,儿子这几天给自己的震惊太多了,自己根本没有弄明白问题到底出在什么地方。

“这是外婆的原话!”

江峰见江龙坐下,又说了一句。

这一句话,江龙无法反驳,对于自己的岳母,无论她说什么,江龙即便不一定能做到,但他绝对不会反驳,十年来,从来都是如此。

江峰的外婆也知道江龙的性子,所以后来也不说了,或许是感觉自己老了,没有几年好活了,确实需要人来照顾,或许对亲情的眷恋,舍不得自己的宝贝孙子,这些话再也没有和江龙说过。

“十年,爸,您来灵山十年了,灵山改变了多少?”

“粮食增产了,大家不用挨饿了。”

“少往自己脸上贴金,这不是您的功劳。”江峰噗嗤一笑说,“您来灵山之前,灵山的分田到户工作已经完成了好几年,没有您,乡亲也能不挨饿。没有生产队大锅饭,粮食增产是迟早的事,这是体制的功劳,算不到您头上。”

“至少我在努力的带着老乡们发展,竹席厂是我办起来的吧?”江龙对江峰给自己的评价很不服,立即解释。

“竹席厂?就这破厂?一年也没多少利润可言。您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吗?”

“怎么?竹席厂有问题?”

“当然有问题!乡镇企业没有生命力,您要是将竹席厂承包出去,您看看效益会不会好很多?您别看麻平一副贪婪的样子,他比您看得明白。乡镇企业依旧没有脱离大锅饭模式,更别说这种没有资金投入的原始手工加工厂,没市场的,您在竹席厂上花再大的精力也没用。”

“峰儿,你聪明,你帮我想想办法,将灵山的经济发展上去,行不行?”江龙眼巴巴的望着江峰,虽然不完全认可江峰的话,但他也知道江峰说的没错。

“没办法,至少我现在没办法,即使我有办法,我也不会说。”

“江峰,这是你妈妈的家,也是你的家,有办法就赶紧说,这是你我的责任,明白吗?别不知轻重。”江龙严肃的对江峰说。

“又激动!江大领导,我才十八岁,我刚刚参加完高考。您不觉得您这话有问题吗?你们灵山的领导都是吃白饭的啊?个个领导都是白痴啊?要我一个学生来负责?关我屁事!”

“不关你事,你干嘛要插手抗洪?”

“我不插手?我不插手,让做儿子的看着您去死啊?三天三夜,铁打的人都受不了。人命大于天,您不知道?河提垮了也就损失点钱而已,用得着您拿命去博?您是不是早就想抛下我一个人留在这个世界上去陪妈妈啊?啊?你说啊!就在妈妈的墓碑前说!”

江峰一听,火冒三丈,站起转身对着江龙忿然作色的大吼,瞋目切齿的样子让江龙哑口无言。

“我为什么唱这两首歌,我不仅是唱给妈妈听的,也是唱给您听的。您想妈妈,我就不想妈妈吗?您用得着这样作贱自己吗?既然上了战场,妈妈自己不知道有牺牲的可能吗?既然牺牲了,活着的人就该好好的活着,您看看您这十年过的什么日子。”

“哪个孩子不想无忧无虑的生活,耍泼耍赖,我不会吗?我敢吗?我不自己学会懂事,指望您?我指望得上吗?您就知道没人的时候坐在这里喝酒,一喝就是十年,有点出息行不行啊?”

在乡村,和农民兄弟打交道,还是九十年代的乡村,就得这态度,否则,和言细语,效果绝对会百分百打折扣。

“峰伢子,你刚刚参加完高考,又急匆匆从县城赶回来,这么远的路,累得够呛吧。是,我们这些一辈子都在灵山的粗坯是愧对江龙,这事,我们都认。”

“但是,抗洪不该你一个学生娃来承担,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你回家好好照顾你爸吧,我们这些老家伙还没死绝,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保证不拉稀,这河堤真要是溃塌了,也是命,以前又不是没有溃塌过。”

一个和江龙年龄差不多的老农站出来劝说江峰,这个人,江峰认识,是江湾村的头,比较油滑的家伙,因为江湾一直是抗洪第一线,和江龙打交道较多,平时来江峰家也不少。

“李叔,少屁话,我爸不在堤坝上,真溃塌了,他逃不了。谁叫他坚持留在这灵山的?既然在这里,职责所在,除非倒在河堤上,否则,离开就不对。他是我弄倒下的,也是我叫下带下去的,我用孝道换职责,走到哪都说得过去。”

“一下子赶走两个干部,不是一句学生娃不懂事能糊弄过去,因此,我留,理所当然,不因我累就可以逃脱。再说了,我再累有你们坚守在河堤上三天这么长时间那么累吗?别屁话,听不听我指挥?”

“行,只要你不是外行瞎指挥,我们也无话可说。”李江平没有彻底答应,还得将丑话说在前面,撇清自己的责任先,这是基层人员与生俱来的狡猾。

“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江峰举起拳头用力一挥,然后对李江平等人深深鞠了一个躬,再次抬头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变了,不再暴虐。

“李叔,说起抗洪,你们或许比我有经验,但要说效果,那可不一定。什么事都得讲方式方法,蛮搞是不行的。霸蛮虽然是我们江南人的性格,但霸蛮要霸到恰当位置才行,请相信我,只要认真听我指挥,我一定能带大家抗住这次洪峰过境。”

“好,够气魄,峰伢子,你李叔就豁出这百十来斤听你指挥,你安排吧,江湾村冇得孬种。”李江平被江峰这一变化触动了,不再轻视眼前这个娃娃。

“花溪村的人在吗?”

“在,花溪村易桥林带领花溪老少爷们听指挥。”

“石龙村呢?”

“在,石龙村黄道全带领石龙村村民听指挥。”

“灵湖村?”

“灵湖村梁建国在此,灵湖村绝不会丢你妈梁萍的脸。”

四个村的领头人都在,还有九个摄于自己淫威的初中同学,以他们为核心骨干,江峰感觉把握很大。而且,江峰清楚这次洪峰过境本来就有惊无险,被乡亲们硬挺着抗过去了。

洪峰过境之后,江龙疲劳过度依靠沙包休息,因为几天都高度紧张,突然松懈下来,躺着的时候悄然猝死在河堤上,当时还没人发现,直到巡堤的人请示他才发现不对劲,除此之外,灵山没有伤亡。

江峰带着四个村的人呢先在这段半公里长的危险河堤上走了一趟,仔细检查河堤是否有管涌险情。全部检查完,还好,浸泡这么久,河堤内还蛮平静的,没有看到有管涌痕迹,这是好现象。

整个江堤有一个位置风险最大,也是历次抗洪中最需要严防死后的地方,那就是内溪的排水口。

别看这里因为排水阀门的缘故,里外都用混凝土浇灌而成,但混凝土部分仅仅只到河堤一半高度。

因为修建的年月较早,为了节省成本,阀门处是整个河堤最窄的地方,大家都清楚这里最容易溃堤。

原创文章,作者:lc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bianjia.com/xstj/nsxs/33422.html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