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编家小说站首页
  2. 小说推荐
  3. 男生小说

男人三十林端免费阅读

独家完结小说《男人三十》全文阅读尽在爱编家小说站,书中讲述了林端沈箐之间的爱情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穿越了?重生了?而且,还有了一个怀孕的老婆?网络小说的情节,真的出现了!“系统?你在吗?”没有系统。“老爷爷,您醒着吗?”没有老爷爷。林端将所有能想到的金手指,都试了个遍,但无论是哪一种,都没有出现。看样子,自己并没有任何金手指,自己只是来到了一个十年后的平行世界!

image.png

林端沈箐小说全文阅读:

“堕胎?”林端吃了一惊,愕然回身,指着女子的肚子,再指了指自己:“我们来医院,是为了堕胎?我的主意?”
女子气的浑身颤抖,泪水夺眶而出:“林端!你这是什么话!?你整天沉迷游戏,根本不管我和孩子!如今查出得了唐氏综合症,就让我打掉孩子!事到如今,难道你还想翻脸不认人!?好好好,是我沈箐瞎了眼,看上了你这个人渣!我们离婚!孩子的事情,不用你管!”
她越说越气,失望和悲愤充斥心胸,终究是浇灭了对这个男人的最后一丝期望,转身欲走。
唐氏综合症!
林端就算再傻,也隐约猜到了事情的原委:得了唐氏综合症的孩子,出生之后很多会伴有畸形,而原主因为沉迷游戏,导致错过了最佳人流时间,如今孩子成型了,慌乱之下,才出了馊主意来做人流。
但显然,眼前的女子,自己的老婆,是不愿意的。
真是造孽啊。
他焦急的揉着头发,感觉脑子里乱糟糟的。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十六岁的高中生,还是上学打游戏年纪,连女孩的手都没牵过。现在,却要去做一个这么重要的决定。
而且,看沈箐和自己身上的衣着,以及窘迫的样子,显然生活条件很不好。
这样的家庭条件,如何照顾一个先天不足的孩子。
唐氏综合症的患儿,即便是出生了,也是一种痛苦。先天畸形的孩子,会受到来自外界的歧视和苦难,根本没有办法健康的成长。
所以孩子是一定要打掉的。
容不得林端多想,女子已经毅然决然的转身,打算离开。
“等一下!”
林端开口叫住了对方。
沈箐回头,冷冷看着他。
虽然脑中纷杂一片,毫无头绪,但林端还是努力笑了笑:“我们还是坐下来,心平气和的好好谈谈吧。”
“谈什么?谈你的游戏梦想?谈你的飞黄腾达?还是谈你打算如何折磨死我?”
沈箐难过的哭喊起来。
林端张了张嘴,耐心道:“唐氏儿先天不足,生下来之后,就算我们再如何努力,倾注多少爱,都无法改变别人对他的看法啊!生活给他的苦难,只会一分不少的丢个他!外人的嘲笑和歧视,是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的!”
沈箐的泪水再度流了下来,她轻轻的哭泣着,只是拼命的摇着头,不愿意说话。
没有哪个母亲,能够狠下心舍弃自己未出生的孩子。
便在此时,一个穿着白大褂,年逾五十的老医生来到了两人面前。
“就是你们要堕胎?”
林端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是。”
“跟我来吧。”医生古怪地看了一眼林端,然后引着两人进了办公室。
喝了口茶,医生润了润嗓子,单刀直入:
“唐氏综合症,七个月了?”
说着,眼睛死死盯着林端。
林端深吸口气,点了点头。
“我这里有个规矩,手术之前,你们有件事情必须做。”
林端,沈箐,茫然抬头,看着老医生。
“我要你们,亲口对你们的孩子说‘堕胎’。”好半天之后,林端和沈箐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怎么还有这种残忍的规矩?
堕胎本就已经是让人伤心的事情了,这个医生,竟然还要亲生父母,对着未出生的孩子,亲口说出来?
是觉得伤心人还不够伤心?
这什么医院啊。
哪怕是林端这个“便宜爹”,都觉得医生的要求,过分无比,就更不说一直将孩子视作心头肉的沈箐了。
如果让沈箐对着孩子说那两个字,简直就是要了她的命啊。
“医生,您能不能开开恩,别让我们做这个啊。本来这决定就已经让我们很伤心了,真那样做的话,我们以后肯定连觉都睡不好的。”
林端苦笑地看着老医生,祈求道。
“规矩就是规矩。你如果不接受,就去正规医院吧。”老医生哼了一声,丝毫不讲情面。
林端顿时傻眼了:正规医院?这流掉六七个月大的孩子,哪个正规医院敢接手啊。
可无论林端怎么哀求,怎么苦口婆心的讲道理,对方就是不肯点头同意。非要让两人去隔壁的检测室,看着超波下的孩子影像,亲口说出那两个字。
“规矩就是规矩,你不遵守,手术是不会做的。”
老医生不耐烦了,一拍桌子,厉声说道。
如果不是顾及到有孕妇在,林端真想抓着对方狠揍一顿。如此没有医德的人,是怎么当的医生!
但眼下,无论如何都要做出决定。
林端拳头紧紧的握着,咬牙切齿道:“好!我做!”
……
观测室里,有一个很先进的仪器,人躺在上面,通过超波探测,就能将肚子里的孩子显示在一旁的屏幕上。
沈箐紧闭着眼睛,躺在仪器上,不敢看屏幕。
老医生默不作声的操作着仪器,片刻之后,一声短促的“嘀嘀嘀”,屏幕上出现了肚中胎儿的影像。
他蜷缩在妈妈的肚子里,手脚是那样的小,蜷缩的样子是那样的可爱,似乎睡着了一样。全然不知,不久之后,自己就将不复存在。
看着这个幼小的生命,林端的心紧紧的揪了起来:这就是我的孩子啊,我的孩子……
他紧紧的握着拳头,张了好几次嘴,却怎么也说不出那两个字。
沈箐死死的抓着他的手,虽然闭着眼睛,但眼泪一直止不住的流。
老医生不耐烦道:“快点。我就要下班了。”
双拳握紧又松开,林端一咬牙,双眼大睁,看向屏幕,颤抖着开口:“堕……”
然而,后一个字还没有说出口,眼前发生的一幕,就让林端彻底怔住了。
屏幕里,那小小的胎儿,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的来临,原本蜷缩的身子,微微的动了动,小小的手掌,就那么突然地,朝着林端这边,摆了摆。
仿佛祈求,仿佛拒绝。
林端的心房,如同被一记重锤狠狠的砸中了一样。他浑身一震,嘴巴张开又合上,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快点,别磨蹭!”
医生不耐烦的催促。
“不做了。”
林端忽然低声说道。
“什么?”
“我说,我们不做了!”
林端大声说道。
沈箐浑身一震,难以置信地睁开眼睛,望着林端。
如同石头落地,林端深吸口气,努力地朝她露出了笑容,再次重复道:“我们,不堕胎了。”
说着,扶起沈箐,不愿在这里再待一刻,转身离开。
……
直到跟着沈箐回到所谓的家,林端才终于知道,他们两个的生活质量,是多么的差。
一个占地不足三十平的小单间,却被隔出了厨房厕所和卧室,一张床,一个电脑桌,一个饭桌,再加上一个简单的衣柜,仅此而已。
哪怕林端早就有了猜测,但真的看到眼前的景象,才终于明白,身边的女子,到底跟着自己受了多少苦。
以她的条件,比这好十倍百倍的生活,都是唾手可得。
沈箐走进屋子,发现林端还站在门口发呆,奇怪道:“都到家了,怎么不进来。”
说着,她取出电饭锅,打算做饭。
林端回过神来,揉了揉鼻子,走进屋里:“这些年,你受苦了。”
“嗯?”
沈箐浑身一震,偏头看向他,仿佛看一个陌生人。
“没什么。”
看到她正准备淘米,林端急忙走过去,抢着接过了水盆。
“你有身孕,休息去吧。我来做这些。”
“你会吗?”沈箐看着他,越发觉得奇怪。
“还行。”
水流哗啦啦的响着,他一边忙碌,一边随口问道:“家里还有钱吗?”
“最后的钱,都被你拿去买什么皮肤了。”
林端淘米的手一僵,讪讪一笑,拼命揉着鼻子,声音有些变调:“抱歉,以后,绝不会了。”
沈箐有些疲倦的摇了摇头:“但愿如此。”
忙碌了好半天,林端才生疏无比的将米饭上锅,蒸了起来。就在这时,一个身材瘦小的矮个子女人,忽然出现在了门口。
沈箐脸色一变,正欲开口。林端已经礼貌的迎了过去。
“您好,请问您是……”
矮个女人阴沉着脸,一双眼睛死死地望着林端,声音尖细,阴阳怪气的道:“林端,你这又是什么新花招啊。以为装作不认识我,就能蒙混过关?”
她啪啪地拍着房门板,气势汹汹道:“废话少说,交房租吧。今天可是最后期限。你要是拿不出来,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林端脸上的笑容,立刻就僵住了。
眼前的人,原来是收房租的房东。看对方的样子,自己拖欠房租已经是惯犯了。
他顿时有些尴尬,摸遍了浑身上下,竟是只有可怜的一百块钱。
这时,沈箐已经挺着肚子走了过来,笑容勉强地看向房东:“菊姐,实在不好意思。我们公司这个月又晚发工资了。今天又去医院做检查,花了点钱。实在凑不出来。要不您再多等两天?我一发工资,立刻就给您补上。”
菊姐闻言,看了看沈箐的肚子,脸上的表情柔和下来,缓声道:“小箐啊,菊姐我也是过来人。知道怀孕的难处。可你们也不能一直这样啊。你们就算再能扣能省,那孩子出生之后的奶粉花销,也不是省出来的啊。”
“还有,不是我说你……”菊姐说着,瞥了林端一眼,语重心长的对沈箐说道,“有些人是烂泥扶不上墙。无论你多么努力,吃多少苦,没良心的始终没良心。你天天在外面吃苦受累,某人却舒舒服服的在家里打游戏,心安理得的当吸血虫,我看见了都燥得慌。更别说,你现在还是非常时期,这要是一个不小心……”
菊姐当着林端的面,足足数落了十几分钟,这才摇着头离开。临去之前,向两人下了最后通牒:一旦十天之内凑不够房租,就真的要动手赶人了。
十天!林端到哪里去挣房租钱!

但看着沈菁日渐增大的肚子,想着马上就要到交租的期限,他睡不着。

沈菁也没说话,打开燃气灶,准备给林端煮晚面条。

几天来一直如此,林端不睡,她也就陪着。

“沈菁,你先睡吧,你现在的身体不能熬夜。”林端劝说道。

沈菁说:“你现在是咱们家的顶梁柱,你都不睡,我怎么睡。”

林端对沈菁的执着很无语,但也很感动,这个女人堪称贤妻良母的典范,如果不是遇到他,应该过得很幸福很幸福。

考虑到孩子和沈菁的健康,林端最终还是关掉了电脑,并暗下决心,以后休息决不能超过晚上十二点。

第二天一早,林端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来到了公司,却发现小郑竟然轮休了。

“小林,今天下午你也轮休吧。”组长朱成走过来说道:“不过上午你先把我的工位打扫一下,注意认真点。”

林端上班两天时间,俨然已经被朱成当做了保洁阿姨,而且轮休都是轮休一整天,这样拆开来轮休,很明显就是在欺负林端。

林端点点头,小郑的事情还没过去,他可不想再平添波澜,轮休就轮休吧。

下午下班很早,林端乐呵呵的买了半只白条鸡,准备帮沈菁改善下伙食,沈菁这个月份,正式急需营养的时候。

然而在胡同口,却刚巧撞到了气势汹汹的菊姐。

“林端,你有钱了干嘛不交房租?”

“菊姐,我才刚找到工作,哪里有钱,您在缓缓……”

“呵呵,有钱买鸡吃,没钱交房租,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好糊弄?”菊姐直接打断林端的话,劈头盖脸的说。

“我就是想给沈菁补补身子,半只鸡也就十二块钱。”

菊姐嗤笑:

“少拿沈菁来糊弄我,她怀着孕要补身子,我们家上有老下有小不需要补身子吗?”

“明天必须交房租!”

丢下一句话,菊姐气冲冲的走了,也不知道是跟谁生气,但总而言之,林端是躺枪了。

就在上午,林端将打扫公司时整理出的一些矿泉水瓶卖了八十块钱。

再加上之前搬家赚的,也就三百来块钱。

可是他欠菊姐的房钱,可是有足足两千块。

一时间,林端又开始烦躁了起来。怎么办呢,难道真的要去卖血?

俗话说一分钱难道英雄汉,到了这个节骨眼上,林端实在没有其他办法了。

颓然回到家里,沈菁看到林端手里的鸡,脸上顿时一喜。

家里已经半个月没沾过荤腥了,作为孕妇的沈菁即使再克制,也压抑不住人类最原始的口腹之欲。

“林端,谢谢你,我真的好想吃炸鸡。”

半只鸡就能让沈菁开心,林端看的更加不是滋味。

“好,我给你做炸鸡!”

林端压下心头的烦躁,强作欢笑想给沈菁做顿好吃的。

沈菁眼里闪出幸福的光芒:“嗯,谢谢你,老公。”

这声老公,叫的林端心里一颤,因为在他的记忆里,沈菁一直跟他都是姓名相称的。

沈菁这么叫他,是对他的一种认可和鼓励。

一时间,林端感觉自己的责任更重了,作为一个男人,作为沈菁的老公,他必须维护这个家的周全。

林端开始埋头收拾鸡肉,沈菁则不时的在一旁打打下手。

然而,撕好鸡肉,两个却发现家里的油早已经用完了,想做炸鸡,那是不可能了。

沈菁连忙改口说道:

“那,那我们吃清蒸的吧,书上说,孕妇不能吃太油腻的。”

林端心里更加压抑了,这么好的女人,自己竟然连让她吃一顿炸鸡的愿望都满足不了。

“沈菁,你放心,等我发了工资,咱们一定一起出去好好吃一顿!”林端说完,便手忙脚乱的开始做清蒸鸡。

但因为心神不宁,竟然傻乎乎的拿着空油瓶子往煎锅里倒油呢!

“老……林端,你不是要做清蒸鸡吗?”一旁的沈菁疑惑的问。

“啊!”这时,林端才发现自己的荒唐行为。

“对,清蒸,清蒸……”看着乱七八糟的灶台,林端鼻子一酸,心底突然泛起一抹无力感。

他深吸一口气,扔下空油瓶子,转身走到阳台,点了一根烟,揉了揉有些泛红的眼睛。

沈菁见状,连忙过来问:“林端,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工作上不顺心?”

原创文章,作者:lc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bianjia.com/xstj/nsxs/33390.html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