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编家小说站首页
  2. 小说推荐
  3. 男生小说

沈仟驰江愁小说在线阅读

主角是沈仟驰江愁的小说名字叫什么,这本小说是作者侠名最新创作的校园言情小说《单向玻璃》,全文主要讲述了沈仟驰发现自己近两年的隶是自己研究生三年的导师。前半部分是校园里的,后半部分是工作后。

image.png

单向玻璃全文免费阅读:

老师们听完后,似乎都像是松了一口大气,客套了几句后快步离开。

姜俏原本还想跟方山说几句话,但也被其他热心的同事给拉走了。现在,学校里的恶魔已经不是赵家成了,俨然变成了新来的体育老师方山。

当然,方木要改变华育高中的风气,可不仅仅只是说说而已。

今天,是先把这群高三的熊孩子们给教育好了。接下来几天,再把高一和高二的熊孩子也给收拾一顿。估计,这群熊孩子应该就能学会尊师重道了。

至于赵家成,还傻站在原地,看样子还沉浸在自己老爸的那一巴掌下。

方山看着一个个集合的学生,满意之余走向呆滞的赵家成,皮笑肉不笑的问道:“赵同学,你还在这傻站着干嘛呢?”</p >

赵家成瞬间缓过神来,不自觉后退了几步:“你要干嘛,你不要过来。”

方山怪笑道:“别怕,老师又不是恶魔,就算吃人也得吐骨头不是。现在,给你五分钟去医疗室处理好脸上的伤,然后五分钟前往操场。等会少一分钟,就是一个巴掌。快去吧,你还剩九分五十秒。”

赵家成听完后,在又傻站了十秒后,飞一般的冲向了操场,甚至都没有去医疗室。要知道,华育高中之大,从这里到操场,光是走路都要十多分钟。所以,他根本没有去医疗室的时间。

方山看着他奔跑的背影,满意点头:“孺子可教。”

又两分钟后。

全体高三学生已经集合完毕,当然,除了毛雨涵。众所众知,她有洁癖,更讨厌下雨天。对于这种天气,她不会允许雨水落在自己的身上。</p >

当然,方山即便没有点名,也发现人群中少了毛雨涵这位鹤立鸡群的存在。

“看样子有位同学没到啊,是需要我亲自去请吗。”方山望着四楼的一个教室,声音很大,甚至都有回声游荡在安静的教学楼四周。</p >

其他集合的学生面面相觑,谁都不敢说话。</p >

天知道这个新来的体育老师,是不是在惹完了赵家后,再去招惹神秘的毛雨涵。

刚说完。

只见毛雨涵从教室里走出去,站在四楼,面无表情的说道:“对不起,方老师,下雨天我是不会出去的。”

方山撇了撇嘴:“那好,请给我一个理由。”

毛雨涵沉默半晌后,有些不耐烦道:“我有洁癖。”

方山微微一笑,语气像是在挑衅:“那请问这位同学,你知不知道洁癖也是一种病。不过你很幸运,老师特别会治洁癖这种病,而且治的特别拿手。”

毛雨涵脸色冷漠的回道:“不牢老师费心,我也不需要。”</p >

方山跟她遥望喊道:“那如此老师坚持呢。”

毛雨涵蹙着眉头,语气也有几分不悦:“那我还是要劝老师不要白忙活,我不是赵家成,您不需要拿我来立威。我说不去,就是不去。”

说完后,她直接转身走进了教室。

方山顿时就不乐意了:“我靠,比我还拽。”

其实说来,他之前虽说看了档案里的资料,但对保护毛雨涵这件事还是耿耿于怀。但从现在看,这个毛雨涵的确需要保护。

刚才在他跟毛雨涵对话的时候,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她,唯独有一个男学生与女学生目光始终是盯着自己的。就从这一点来看,这两个所谓的‘学生’,估计就不简单。

方山这时对已经集合好的学生们喊道:“你们现在跑步前进到操场,然后分为十人一排,依次站好。你们都经历过军训,站姿不需要我再强调。不过有一点,等会我要是看到你们乱哄哄的,可别怪老师不和蔼。”</p >

说完后,他直接走向了毛雨涵所在的四楼教室。

想要保护她,方山必须要知道她的底线在哪。

这时,集合好的学生们都垂头丧气的朝着操场跑去。至于那两个特殊的‘学生’,则是相互看了对方一眼,也跟着学生大军跑向操场。</p >

教室里。

毛雨涵正端坐着看书,从她的座位来看,她的前后左右的座位都是空着的。看样子,平日里也应该没人敢坐在她的身边。而她的书本用具,也都摆放的井然有序。

方山走向她身边,一改刚才强硬的态度,反而笑嘻嘻的说道:“这位同学,你叫什么?”

毛雨涵头也不抬的回道:“毛雨涵。”</p >

方山继续笑着劝道:“毛雨涵同学,今天是老师第一次上课,好歹你也得给我一个面子嘛。全年级都集合,就你不去,老师可就没威信了。这样,老师特许你打伞,好了吧。”</p >

毛雨涵依旧不抬头的回道:“不好意思,我从不自己打伞,更不会让我的鞋沾上操场上的泥土。要是老师愿意把第一课放在教室里,我会很支持。”</p >

方山撇了撇嘴,这个毛雨涵还真不是一般的拽,怎么资料里没记载呢。

在她的资料里,除了她的家世外,其他的都是一些没用的信息。说起来,方山对这个毛雨涵没什么兴趣,但对她爷爷毛老却很是钦佩。

毛老,原名毛卫国。抗战时期的著名将领,也是现在仅存的抗战时期职务最高的老军人。可以说,没有毛老,那么当年中华遭遇的那场侵略战争,还不知道要推迟几年才能将敌人赶跑。

所以,他是一位值得所有军人敬重的长者与首长。

即便是在全国解放后,毛老也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去搭建自己的家族势力。反而把自己的儿子们都给送到了战场上,让他们从一个小兵开始为国尽责。

毛雨涵的父亲毛国华,正是毛老的小儿子,也在一场保卫战中牺牲。这也是为何,毛雨涵成为了毛老最为疼爱的孙女。而毛雨涵,也是他亲手带大的。

当然,方山敬重的是毛老,可不是毛雨涵。

“这么说,你是让老师帮你治一下洁癖咯?”方山一阵坏笑,如果这小丫头真是如此不听话的话,那也只能给她一点教训了。

毛雨涵这时终于抬起头看向了方山,只是她的眼神无比冷漠,甚至连浑身都透着生人勿近的庞大气场:“我再说最后一遍,我不需要。”

方山摇了摇头:“你说的话,并不能左右我的做法。”

说完后。

方山先是来到她的身旁,直接把她手里的书拿到自己的手中,任意把玩。

毛雨涵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但冷着脸没有说话。

方山笑了笑,又坐在了她的身边,一会动动她的其他书本,一会动动她的文具。他的一举一动,都像是得了多动症的问题少年。

“老师,你不觉得你很过分吗。”终于,毛雨涵已经处于一个临近的爆发点。用力的咬着嘴唇,全身都在微微发抖。

从小到大,无论什么东西,只有她爷爷能碰。其他人,无论是谁都不能动其分毫,否则,她都会难受到全身发抖,甚至会变得极为暴躁。

方山像是目的达成,充满深意的一笑:“别急,这只是治疗的第一步。”

忽然间。

方山直接拉住毛雨涵的双手,死死的握在手中:“毛雨涵同学,洁癖是一种精神类疾病。与人的性格和童年的经历都有关系,如果不治疗,洁癖会慢慢演变成心病,心病又会变成精神类疾病。我想,你不会想在如花的年龄变成一个疯子吧?”

“你放开我,你松开我的手,你个混蛋。”

“快点松开我,我喘不过气了。”

“我要杀了你,我要让我爷爷杀了你。”

几乎在被方山抓住双手的一瞬间,毛雨涵的脸色瞬间失控,全身不仅在发抖,脸色也变得惨白。尽管她在极力的想挣脱出去,可最终都无法动弹方山的双手分毫。

方山刚才说的话也的确没错,洁癖的确是一种精神疾病,甚至是一些重大精神疾病的一个引子。这个引子如果不及时解决治疗,会在漫长的人生中无限放大。

看到毛雨涵目前的状态,方山可以断定,她的洁癖,一定与她的童年经历有关。

“放松,深呼吸,用力吸一口气,你会感觉轻松许多。”这时的方山,也变得无比严肃,正在一步步引导着毛雨涵去习惯。

“你,快点松开我的手。不然,我一定会让你知道后果。”毛雨涵一边按照他的话去做,一边愤怒的威胁着。

方山可不管那么多,猛然间将毛雨涵整个人拉近自己的怀抱里,轻声在她耳边说道:“等我把你的洁癖治好,你会感谢我的。但现在我只能治标,至于治本,还需要你找一个机会,告诉我你的童年。”

就在毛雨涵挣扎一会后,她的身体突然变得僵硬起来,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全身像是被定格了一般,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静。

方山知道,她这是已经达到了一个爆发反弹的点。

治疗到这一步,就没有必要再进行下去了。只有在了解到她的病根之后,才能对症下药。不过,他的强制接触治疗法也不是没有一点好处。至少,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她会慢慢的发生一些改观。

“好了,现在可以跟我下去了吗。”方山这时松开了毛雨涵,微笑问道。

几乎在瞬间。

毛雨涵猛然间大口喘着虚气,脸色苍白到可怕,怒视着他:“你,你一定要为你今天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方山并没有被她的威胁吓倒,反而笑着回击:“我付不付出代价那是后话,如果你现在不听话,我可以再让你试一次被人拥抱的感觉。是下去沾上点雨水和泥土,还是被我继续抱着,你自己选择。”</p >

紧接着。

在两人以眼神对峙了几分钟后,毛雨涵眼眶似有泪水,起身大步朝着操场跑去。当她跑下楼的时候,也完全不管雨水似乎拍打在自己的身上,泥水是否沾在自己的身上。跟这相比,还是被方山抱着更让她感到恶心。

方山站在楼上看着她奔跑的身影,感慨叹息道:“唉,童年的经历呀。小丫头,洁癖算是最轻的了。若你经历过我所经历的,便不会再有任何洁癖。”

不过在略微感慨了一会后,方山也前往操场。

此时,雨越下越大。

当方山慢悠悠的走向操场时,整个高三年级的学生都已经集合完毕。这其中,也包括了赵家成与毛雨涵。特别是毛雨涵的到来,更让所有的学生都倒吸一口冷气。</p >

能让有严重洁癖的毛雨涵下着雨来到操场,这位新来的老师,难道是魔鬼不成?

方山看着站着笔直的学生们,扫了一圈后,较为满意的笑道:“很好,之前因为个别同学的表现,我以为你们都是一群渣渣。但现在看来,是我误会你们了。不过你们也不要自满,既然以后是我接管了你们。那从现在开始,我就要彻底改造你们。”

在他开始训话时,毛雨涵的眼眶依旧流着泪水,只是跟雨水混在一起,所以没有被人发现而已。

方山顿了顿,继续说道:“从今以后,无论你们见了哪个老师,都要说一声老师好,这是最基本的尊重,也是对自己的尊重。其次,再敢又在校园里欺凌弱小者,我不管你是谁,都会变成赵同学这样。最后,全体呈一字阵型,绕着操场跑十圈。”

如果说方山最为熟悉的教育方式,也就是在山龙大队的那一套了。况且,这群学生的确需要一种纪律严明的管理。至少,可以帮助很多学生改掉身上的坏毛病。

至于像赵家成这种,其实能不能改掉没什么关系。

如果他一直这样作恶多端死性不改的话,那就直接灭掉吧。

不过,一些男同学听到要绕着操场跑十圈时,顿时发出了阵阵哀嚎和抗议。

“老师,这一圈可有足足五千米,这跑十圈是要把我们的腿累断呀。”

“是啊 ,以前王老师才让我们跑一圈,而且还是跑半圈休息半圈。”

“方老师,你这是变相体罚,我们又没得罪你。”

一时间,几乎所有的学生都在怨声载道。也有一些富家千金小姐干脆直接坐在了操场上,跑十圈?还不如要了她们的命来的痛快好吧。

方山眯了眯眼:“十一圈。”

顿时,又是一阵抗议。

方山突然厉声喝道:“十二圈,现在开始跑。凡是不跑者,想整容的,我可以免费帮你们。”

当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时,众人都忍不住看着赵家成的猪头脸。很快,就有第一个人带动开始跑。而其他人,也都在这第一个人的带动下,心不甘情不愿的加入了十圈的跑步中。

原创文章,作者:lc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bianjia.com/xstj/nsxs/33287.html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