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编家小说站首页
  2. 小说推荐
  3. 男生小说

新书力荐《都市之横行天下》龙若尘宇文傲雪小说最新章节

独家小说《都市之横行天下》由本文为大家分享最新章节内容,龙若尘宇文傲雪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叙述了龙若尘抱起美丽的姑娘往山顶掠去,一见钟情的瞬间,她的世界不再会有伤感,搂住心爱的人,她多么想一直这样抱下去呀!墨丝飘舞,抚摸着他的脸颊,是那么的幽香。到得山顶,觅了一块方石,龙若尘用手擦了擦,二人坐了下来。龙若尘脱下了锦袍,披在了女孩身上,为她遮些阴冷的山风。明月在她的身上洒下一抹银光,是那么的脱俗高洁。

image.png

龙若尘宇文傲雪最新章节:

钟瑞民以逸待劳,用这个难得的时间补充能量,大山漫长的冬天虽然过去,而万物却还没有复苏,可以果腹的唯有干树菇,他用扯下的一只衣袖装满采来的树菇,见水便润,树菇遇水胀大就可食用。

肚子填饱,果然有人寻来,人渐渐走近,透过缝隙,钟瑞民认出就是从房间带走他的那个人。

他好像觉察到了什么,紧张的四处张望,这就是人在危险来临时的预感,没发现什么不妥,继续向前搜索。

待到了巨石近前,看到倒伏的杂草,急忙蹲下身子查看,钟瑞民悄然举起一块大石猛地砸了下去,只听沉闷的‘咚’一声,大石头砸中了他的脑袋,人没吱声便归了西。

钟瑞民紧张得身体颤抖,他是在杀人,平复了一会,爬下巨石,在他的身上找到了一把枪和匕首,收起悄然的离开。

就这样,他们在山间转了十天,最终让他杀了三人,待他们都精疲力尽的时候,钟瑞民被反伏击的冯伟建打了两枪,一枪腹部,一枪左肩,良好的身体素质没能让他失去生机。

得意洋洋的冯伟建来到钟瑞民的面前,蹲下身子查看,“这比打猎**多了,你应该晚点死,让我再玩玩。”

躺着的钟瑞民突然睁开眼,冯伟建一惊之时,冒着寒光的匕首捅进了他的胸膛。

求生的欲望让钟瑞民站了起来,手捂腹部,踉跄的往开阔地走去,这样让人发现的几率会大些,凭着坚强的毅力,终于来到了龙若尘的居山下。

龙若尘听了钟瑞民的含泪倾诉,只字片语中,对山外的世界有了基本的认识,爹说的对,那里满眼皆人,却是弱肉强食,他们的凶狠比得过虎豹,残忍的群狼。

虎狼吃饱了便不会去欺负弱小,而他们却是要天下锦帛均为己有,“这样的人为什么要留在世间,难道就这样任其横行?”

看到少年眼显赫人杀机,暴戾的气息在空间蔓延,钟瑞民大惊,“小兄弟,千万不要动怒,外面的世界很大,有亿兆之众,不可否认,人世间暗藏穷凶极恶之徒,但这些人并不多,他们犹如那暗中抢食鬣狗,想通过不劳而获而获取食物,一时得逞,却不会次次得手,最终,它们会遇到愤怒的强者,丢了性命。”

龙若尘摇摇头,“没有发现也还罢了,既然知道是鬣狗之徒,为何不群而攻之,踩死他们,世间不就少了些祸害吗?”

钟瑞民有些站不住,扶着墙走到凳子前坐了下来,看着眼前少年,凭他心性,步入尘间,还不知会掀起多大风浪,他那知社会都有其运行轨迹,不是任性而为的世界,想来他对世间一切还很陌生,我当尽力引导,否则,他的出世对人间就是一场灾难。

“兄弟,世界万物都有其生存法则,没有恶就不知道善,自有人类文明以来,对于社会上的恶,都有一套惩戒之法,发展到现今,这套机制已经很完善,只要你作恶,便有相应的惩罚制度等着,正因为有了这个制度,社会才能向前推进,如果无视这套制度,无论你是为善为恶,社会秩序将会打乱,从而引起人间动荡。”

龙若尘听完,若有所思,沉思许久,他摇摇头,“你说的还是不对,我在书中看到,恶徒肆意杀戮,看到的人却是纷纷躲避,众目睽睽之下,你说的制度在哪里?”

钟瑞民笑了,“老弟,那是文学,人为杜撰,为了吸引人所采取的艺术手法,这与现实生活不可同语,冯家势力很大,但也不敢大庭广众之下杀我,可见他们对这个社会也存在畏惧,这样的人只能一时得逞,不会一世,待我伤好,出得山去,找到可以惩罚他们之人,仇人便会得到应有的下场。”

钟瑞民说完,自己都不信能不能达到运用律法使冯家灰飞烟灭,因为律法对一些人起的作用不是很大,而冯家就是可以视法如无的恶族,但必须得这样说。如果为了仇恨,无视秩序,快意恩仇,眼前这个眼睛可以杀人的少年,听到与他一样的想法,那么,他定不会顾及所谓的社会制度。

龙若尘想了想,“世有亿兆之众,恶者隐在暗中,所谓的惩罚之人看不到,而我恰好遇到,难道不能伸手搭救而任其施为。”

钟瑞民不知道如果去解释他所提的问题,这是很常见的社会现象,见义勇为是做人的根本,但此人遇之,不一定是只救人,很可能要杀人,想到自己的境遇,男儿热血顿起,“遇到无忌之人,如果我有兄弟你的能力,根据他们所做的恶事程度,给予相应的惩戒。”

钟瑞民将准备说的诛杀改成了惩戒,这是让少年知道,不是见恶就杀,而是要有一定规则。

一番长谈,龙若尘对山外的世界有了清晰的感知,他很感激钟瑞民给他说了人世间需要知道的知识,这在书中体会不到,钟瑞民在他的口中成了钟哥。

龙若尘满怀欢喜的敲了门,等了一会,并没有出现期待的脚步声,感知一下宇文傲雪的气息,无人?心中起了警觉,扭了一下门锁手柄,门没锁。

宇文傲雪的房间整洁,显然是自己刚走不久,她便离开了房间。

这么晚了,她能去哪里?龙若尘急忙下了楼,叫醒了正打瞌睡的服务员,她揉了揉眼睛,发现就是刚才要抓的人,用手指着龙若尘“你….”

龙若尘锐厉的目光,狠狠瞪了她一下,恼火道:“刚才你见了穿白衣的女孩出去了吗?”

她被可以杀人的目光盯得毛孔悚然,哪敢隐瞒,说了几人把宇文傲雪拉上了轿车往东去了。

龙若尘快速的出了门,闭眼感知了一下,气息不在,闪电般的身影往东急掠,路人所见也只是一道残影而已。

龙若尘的感知可以达到五里范围,只要宇文傲雪在这个区域内就一定能找得到,前行了一会,龙若尘终于感知到宇文傲雪的气息。

放慢了脚步,宇文傲雪在右前方的一片平房区,突然想起了钟瑞民教给他的杀人技巧。

江海夏日的午夜仍然热浪滚滚,路灯下有人在打扑克,也有人三三两两坐路牙聊天,或者铺张凉席子躺在路边纳凉,他们都见了一个满脸凶恶的壮汉,手拿粗大木棒,急匆匆的往平房走去。

离开了众人视线,龙若尘瞬间掠到了关着宇文傲雪的那间平房,纵身跃进了院内。

此时,三人在外间淫笑,里间一人正色眯眯的打量宇文傲雪,他想慢慢享受,突然一声巨响,外间三人惊吓得跳了起来,龙若尘没看他们,只是快步到了内间门口,抬脚踹开了木门,见了宇文傲雪躺在那里,无声无动,龙若尘便明白,心爱的人被他们下了**。

外间三人冲了过来,龙若尘举起木棒对最前面一人挥了过去,怕血溅到傲雪,没有劈他。到了他这样的境界,用棒多余,木棒只是道具,这是钟瑞民给他说过的迷障之计。

木棒挥在了恶棍的腰间,气势不大,很轻飘,而被挥中之人,短暂的惊愕,便没了生机,强大的力量击碎了他的五脏六腹,接着戳了第二人的胸口,胸口凹了下去,第三人同样是戳,霎时三人倒地,人死血未流,场面并不血腥。

吴鹏飞在当地纨绔中十分有名,号称夜夜做新郎,酒店是厨房,在一群纨绔心目中的形象十分高大,但是他们心不狠,想学,实在没胆。

他站在那里,并不害怕,眼含狠毒的目光:“你敢打我的人,我要让你生不如死,让你看着,我是怎么玩你的女人。”

腰间掏出了枪,指了过来,龙若尘冷哼一声,大棒出现幻影,拿枪的手–碎了,疼痛使得他汗流如注,苦于不能喊出声来减轻痛感。

龙若尘面无表情的问道:“告诉我家在哪里?是干什么的?想说就点头,不说比死还让你可怕。”

吴鹏飞托住受伤的手,仿佛没听见龙若尘问话,他想的是脱身后怎么去折磨眼前这个找死的人。

见此,冷酷的砸向另一条手臂,他怕了,可惜害怕来得晚了点,他的两条腿骨同样被砸得粉碎,人瘫了下去。四肢惧残,即使不要他的命,也只是比死人多口气而已。

疼痛对他来说已然不重要,吴鹏飞尝到了死亡来临前的滋味,他拼命的点头,龙若尘解开了哑穴,大口的喘了会气。

扭曲着脸,声音带着颤,“我叫吴鹏飞,街道办工作人员,父亲在社务执行处。”

原创文章,作者:lc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bianjia.com/xstj/nsxs/32794.html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