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编家小说站首页
  2. 小说推荐
  3. 男生小说

后妈情深杨小芬全文免费阅读

男主王磊父亲王森的小说是作者七月所写的《后妈情深》,杨晓芬王磊是这本小说中的主角,又名《情玉后妈》,讲述了杨晓芬一个二十八岁的美丽女人,除身材高挑,五官精致外,胸前的两个碗口大小的蜜桃更是格外的诱人。嫁给了富商老公王贵后,便在家里照顾起了林贵的儿子王磊,当起了后妈。

image.png

后妈情深王磊11章:

我有些忐忑,万一他真的是,万一他找机会撩拨我,甚至用这个项目来要挟我的话,要不要打他一顿?往死里打的那种。

平生最讨厌的就是死基佬。

我尽量表现如常地完成了讲解,合十双手向那帮泰国佬致谢的时候,阿瓦拉一边满意地看着我,一边鼓起了掌。

有他带头,会议室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我平静地走下台,落座,把剩下的事交给白薇,自己则继续思考要不要拿阿瓦拉来打一顿。

技术方面的问题早在第一次会面就已经谈过了,白薇要谈的是修改后的服务方案,还有报出底价。

泰国佬似乎被说动了,双方谈得很顺利,最后阿瓦拉说要等他们内部开会讨论,还提到过两天就是泰国的泼水节,让我们先在清迈玩几天,等过了那三天当地重要的传统节日,他们还会找我们商谈细节。

从阿瓦拉的话里可以得知,他已经心动了,不出意外的话,过了泼水节就会跟白薇谈合同细节,再然后就是签合同。

事实也确实如此,会谈结束走出会议室后,沙迪颂偷偷朝我竖起了大拇指,还找了个机会走到白薇旁边低声说了几句话,然后白薇眼中流露出了很明显的喜悦。

走在过道上,趁着阿瓦拉和其他人谈话的间隙,我走到白薇旁边,低声说了句:“白总,记得我们的赌约吗,要不……今晚就提前陪我睡一晚吧。”

白薇身体一僵,转过头冷冷看了我一眼。

但那冰冷的眼神当中,有一丝掩饰不住的慌乱。

但只看我了一眼,白薇就迅速回过头去了,更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也没有纠缠不休,而是开始思考,该怎么睡她,是强上,还是想办法让她自己张开腿?

阿瓦拉很客气,带着沙迪颂在内的几个高层,把我们送到了BTT大楼外面。

走到楼下,阿瓦拉特意和我客套了几句,再次近距离看到他的眼光后,我几乎可以百分百断定,他是个基佬。

双方道别,我们正要离开的时候,不远处飞快地驶来几辆车子,在一阵刺耳的急刹中停在了路边。

车上下来十几个叼着烟,而且个个身上布满了纹身的人,一下车就朝BTT大门走来。

看得出,那是一群当地的混混,而且是有些成分的大混混。

看到那群人走近,BTT几个高层都皱起了眉头,尤其是阿瓦拉,显得很反感这种混混。

“阳。”走在前头的一个混混,突然用泰语朝我喊了一声。

我一愣,下意识地眯眼打量那个混混,大约四十多岁,长得很东南亚特色,身体矮壮,手上和脖子都有纹身,脸上有一道显眼的刀疤。

这人……我压根不认识,坐牢的时候也没接触过泰国人。

“阳,事情谈得怎么样了?”

刀疤男无视阿瓦拉等人,径直走到我面前,边说边朝我合十双手致意。

“阳哥,你好。”

“阳哥好。”

他身后的那帮人也纷纷恭敬地弯腰朝我行合十礼。

一时间,BTT的人纷纷后退,像躲避瘟疫一样避开这群混混。

包括白薇在内,智文软件项目组的人也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

结果就是我独自站在人群的前端,面前是一群皮肤黝黑布满纹身的混混,正对着我弯腰行礼。

这画面,简直就是在见老大。

但,我不是老大,从来就不是,哪怕在监狱里的时候打出了名气,但我从来不跟社团分子有任何纠葛,更没有收小弟。

何况,我压根就不认识这群泰国佬。

那他们……他们怎么会认识我?

他们怎么知道我正跟BTT谈项目?

他们为什么要来找我?

我脑海里满是疑问,既没有回应刀疤男的话,也没有对他和那帮混混回礼。

那刀疤男似乎没在意,接着又说道:“阳,BTT的项目拿下来之后,记得去找我,我和兄弟们给你开个派对庆贺庆贺,要是谈不下来的话,早点跟我说,我去找BTT那几个老头,给他们一点……”

说到这,刀疤男朝我身后那几个BTT高层看了一眼,阴仄仄地笑了几声。

我蓦然想到了什么,急忙回头,看到阿瓦拉和几个BTT高层脸上,那厌恶甚至愤怒的表情。

cao!被人阴了。

有人故意找那帮混混过来,假装认识我,甚至帮我恐吓BTT的高层。

目的很简单,就是引起BTT高层的反感,搅黄我即将拿到手的项目。

因为清迈的治安,不至于烂到一家大集团任由混混恐吓的地步。

BTT也不可能会对混混让步。

果然,听到刀疤男的话之后,阿瓦拉愤怒地喊道:“保安,快叫保安来,把这些败类给我轰走。”

紧接着,阿瓦拉朝我重重地哼了一声,然后转身走进了BTT集团的大门。

BTT其他高层也跟着纷纷走了进去,沙迪颂临走时也看了我一眼,然后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看来,项目已经黄了。

刀疤男对阿瓦拉的话不以为意,而是看了看我身后的白薇,说:“阳,这个女的很正点,是你的同事吗?”

“去哪可以找到你?”我没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平静地反问了一句。

刀疤男微微一愣,饶有兴致地把我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克拉酒吧。”

见到BTT的保安走过来,刀疤男朝我挑衅地扬了扬下巴,然后带着那帮混混转身离开。

等他们上车走远,白薇几步跑到我面前,寒着脸问:“方阳,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是什么人?”

“不知道。”我依然望着那帮人远去的背影,摇了摇头回道。

“不知道?”白薇似乎很愤怒,“他们跑过来跟你称兄道弟,恐吓阿瓦拉他们,把BTT的人都气走了,你现在跟我说你不知道?

“我们差一点就拿到项目了,这帮人一出现,我们之前的努力全白费了,你告诉我,现在该怎么办?”

我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懒得回答她那一连串的质问,只不停思考这件事该怎么解决。

不用猜,那帮混混肯定是曹文怀叫来的。

他跟我玩了一手阴的。

手段有些低端,但效果很好。

“方阳,你说话啊!现在该怎么办?”白薇再次质问我,声音有些变调。

我有些不耐烦:“你能不能消停会?”

“你……”白薇气结。

“方阳,注意你的态度,怎么跟白总说话的?”

一旁的钟康宁似乎看不过眼了,横到我身前,用命令式的语气喝道。

“我怎么说话关你什么事。”

“你……你这种社会败类,不配进我们公司工作,白总,马上开除他吧。”钟康宁的语气慷慨激昂。

“我支持钟经理的意见,方阳就是个小混混。”

“没错,要不是他找来刚才那群混混,BTT的人也不会被气走。”

“这个项目我们没戏了,都怪他。”

项目组的其他人也你一言我一句地在旁边附和。

白薇没说话,而是定定看着我,那眼神既愤怒,又失望。

大概是因为我搅黄了项目,也大概正在犹豫着,要不要马上开除我。

我没理会那些人的聒噪,只平静地看着白薇,等着她开口让我滚。

但她只说了一句:“你该怎么解释?”

“没空跟你解释,我得先去搞清楚一件事。”我一边说着,一边朝路边走去。

讲真,我现在压根就没法解释,碰到这种事情最好就是先保持沉默,等搞清楚状况再说。

白薇不了解我,她也不知道我和曹文怀见过面,并结下梁子,但她知道我坐过牢,知道我有痞气。

至于阿瓦拉和BTT其他高层,他们更不了解我,很可能真的以为我跟当地的混混有瓜葛,甚至想以此来恐吓他们。

就算他们觉得事情有蹊跷,猜到是其他竞争对手搞的诡计,他们也只会装聋作哑而已。

这事还得我自己解决,不是为了拿下项目,而是不能白吃这个亏,得找回场子。

清迈城不大,克拉酒吧并不难找。

酒吧名字挺浪漫,但风格并不浪漫,布满污迹的地板和墙上乱七八糟的涂鸦,无不显示这是一个秩序混乱的地方。

而且,这酒吧大白天的就有一堆混混在里面喝酒打牌。

我打开手机的视频拍摄,把手机放进衬衣的左胸口袋,然后走了进去。

因为我的到来,原本喧闹的酒吧陷入了安静,不论是正在打牌的、喝酒的,还是正搂着衣着暴露的泰国妞的,几乎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到我身上。

“他是刚才BTT那个人,来找麻烦的。”有人突然说了一句。

然后,那群泰国佬纷纷起身,脸色不善地朝我围了过来。

我淡定地扫视了一圈,没看到那个刀疤男之后,平静地说:“我找刚才那位脸上有刀疤的先生。”

没人回应,那群泰国佬已经围成了一个圈,把我围在中间,一个个像盯着猎物的野狼,就等着头狼下令就扑上来。

我丝毫不惧,依然淡淡地四下打量这些脸色不善的吊毛。

这种情况,在监狱里我见得多了,被十几个人踩在地上的时候,我都能拉几个垫背的。

“让他进来吧。”气氛异常紧张的时候,酒吧角落里终于想起了那刀疤男的声音。

人群自动分开了一条路,我不急不缓地走了过去。

刀疤坐在最靠里的那一桌,旁边有个身材火辣的泰国小妞,还有两个身材壮实的汉子。

见我走近,其中一个手关节骨头明显较粗的汉子迎了上来。

我张开双臂,那汉子从我肋下仔细往下搜,见我没带武器之后,便让开了道路。

“年轻人,很有胆量嘛。”刀疤饶有兴致地笑着说。

我走过去,脱掉西装挽在手臂上,坐下,自然地调整了一下坐姿,让衬衣口袋的手机摄像头尽量对准刀疤。

“请问怎么称呼?”我一边问,一边拿出香烟点燃。

“班沙。”

“班沙先生应该已经知道我的名字,就不用自我介绍了,开门见山吧,是曹文华叫班沙先生去故意抹黑我的,对吧?”

班沙没有回答,而是裂开一边嘴角笑了,让那条刀疤显得愈加狰狞,同时两眼定定看着我,似乎想要看穿我心里的想法。

我两手一摊:“再直接一点,我来这里,不是想找班沙先生讨公道,而是想跟你谈一笔生意。”

“哈哈哈哈……”班沙突然仰头大笑,“你们中国人真是奇怪,那个叫曹文怀的有钱人啰里啰嗦,你倒是很爽快。

“不过,我喜欢你的爽快,也很喜欢做生意,但我得事先声明,曹文怀给了我一百万泰铢,如果你出的价钱少于这个数,那就不必谈了。”

“一百万泰铢?”我故意显得很惊讶,抬起身,让摄像头角度更佳,问道:

“班沙先生,你是说,曹文怀就为了让你走一趟,去BTT找我说几句话抹黑我,就给了你一百万?这……抱歉,这价格让我难以置信。”

班沙有些得意地点头:“没错,他刚找我谈的时候,我也和你一样显得很惊讶,而且今天也很顺利,BTT那些傻子真的上当了,就在回来的路上,我还跟曹文怀见了一面,他已经把剩下的五十万现金全部付清了。

“我说了那么多,只要你出得起这个价钱,我们就接着往下谈。”

我装作心情沉重地长长吐了一口气,靠在椅背上闭目思考。

片刻后,我睁开眼,苦笑着摇摇头:“抱歉,班沙先生,我大概出不起这个价钱。”

“那就没得谈了,请把。”班沙的脸色变得有些不悦。

看得出,他是个很贪钱的人,而且为了钱不会讲什么规矩道义。

我没起身离开,而是笑了笑,说:“班沙先生,虽然我出不起那个钱,但曹文怀出得起,你完全可以再找他要一百万。”

原创文章,作者:lc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bianjia.com/xstj/nsxs/24601.html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