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编家首页
  2. 网文百科

黄金瞳全文免费阅读 庄睿与秦萱冰小说

黄金瞳这本小说是最近很火热的一本都市异能类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打眼所写的,书中讲述了庄睿毕业以后在典当行工作,一次意外眼睛产生异变获得黄金瞳,从此开始了不一样的人生,而与女主秦萱冰又有怎样的精彩故事呢?

u=3555251048,551738728&fm=26&gp=0_副本.jpg

精彩内容:

 12月的中海市夜长日短,刚过六点外面的天色就慢慢的暗了下来,马路两旁的街灯逐渐亮了起来,让城市继续着光明,下班的人群像偌大的蜘蛛网一般充斥这个都市的大街小巷之中,各种声音回响在城市上空。

    “哗……”,庄睿把店里的卷帘门拉下一半,将分项装好并贴着封条的几个铁皮箱子拎到了柜台里面,随手关上了安全门,这几个物品箱里面的东西可是价值百万,平时是有两个保安和庄睿一起交接的,不过今天是周末,保安公司培训,临时把他们招回去了。

    一天的工作就要结束了,虽然并不是很忙,不过庄睿年轻的脸上还是显露出一丝疲惫,可能是到了年底的缘故,已经一年没有回家庄睿有些思乡了。

    庄睿今年24岁,出生在一个苏北古城的单亲家庭里,一米八的身高,相貌虽然不算英俊,但是笑起来给人一种亲切的感觉,举手投足之间透露出一丝沉稳,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大上几岁。

    在大学时代的庄睿也是个喜欢热闹的人,只不过出了校门之后,事事不顺让庄睿内敛了许多,人也变得成熟稳重了许多,除了看球时骂骂某协,下班以后更多的时间都是在租住的房子里看一些历史小说,前几天才买了一套二月河著的《康熙大帝》,要不是怕影响不好,他都想带到单位来看。

    2000年庄睿从中海市一家名牌大学金融财会专业毕业,按道理那时候毕业的大学生还是好女不愁嫁,工作并不难找,只是庄睿的运气不太好,刚毕业没几天就得了一场病,没有赶上当年的公务员考试,病好之后在家乡的一个小公司上了几天班,感觉没什么发展,就又回到了中海,进入到这家典当行做会计。

    一般私人性质的公司,请财务都喜欢请有多年工作经验的老财务,而进政府部门则就需要关系了,刚到中海的时侯,庄睿一个多月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最后还是庄睿家在中海的大学同学兼宿舍老大帮忙,才得以进到这家成立没多久典当行工作。

    说到典当行,估计人们的第一印象就是当铺,而想到当铺,刚刚放映完的那部电视剧中“虫吃鼠咬,光板儿没毛,破皮烂袄一件儿”的词立刻就会显现在人们的脑海中。

    其实,随着时代的发展,典当行已经成为集融资、淘宝、寄存于一身的多功能场所。

    在庄睿工作的这家典当行的绝当品区就摆设有钻戒、翡翠手镯、名牌手表等绝当品,由于收取这些物品的价格,一般在原价一半左右,因此,这些当品一旦绝当,卖出的价格只会略高于收当的价格,这对一些囊中羞涩,但是又追求品牌奢侈品的人来说,有着很大的吸引力。

    庄睿见过很多穿金戴银的靓女俊男,来到这里直接把自己不喜欢的珠宝首饰绝当,然后再去绝当区去寻找自己喜欢的物品,如此一来,不但绝当的物品得到流通,也不会造成资金积压的状况。

    典当行内的人事结构很简单,首席鉴定师德叔兼着典当行的经理,还有两个从国外回来的年轻鉴定师,主要负责一些国外艺术品和奢侈品的鉴定,都是三十出头的年龄,在这个圈子里混了一段时间了,也都是科班出身,只是这两位平时自视甚高,一直不受德叔待见。另外就是出纳胥玲和绝当区的营业员了。

    德叔大名叫马德林,在没解放的时候,就在中海的一家当铺内当小伙计,后来也一直从事文物工作的发掘和鉴定,专攻杂项和字画,在中海文物古玩收藏界有很高的声望,典当行开业前花了很大的心思,才把已经从中海博物馆退休了的德叔请来作为典当行的首席鉴定师兼经理的,放在以前的当铺里,那就叫大掌柜。

    德叔很喜欢庄睿这个踏实勤快的小伙子,有心想把他往这个行当里面带,奈何庄睿虽然喜欢看历史小说,但是对于这些古玩并不是很感兴趣,对德叔的教导是左耳进右耳出,说着说着就会把话题扯到某个历史人物或者故事上了,经常把德叔气的吹胡子瞪眼的。

    按照规定,本来出纳胥玲是应该在下班的时候,和庄睿一起把绝当区的物品交接给银行押款车的,不过那个拜金女今天要和第N号男朋友去东方明珠吃饭,早早的就走了,胥玲是中海本地人,每天都有这样那样的事情作为借口,这不是第一次了,庄睿也都习惯了。

    典当行是晚上六点钟下班,而银行的押款车一般在六点半分左右才会到,到了六点的时候,德叔和绝当区的营业员都离开了,那两位高薪鉴定师更是掐着秒表上下班的,只剩下了庄睿一个人,他把卷帘门拉下来一半之后,就坐到柜台里面等银行的人来,按照规定,现金箱和存放贵重珠宝的物品箱都是要由押运员进来领取的,并查看封条的完好情况。

“小睿,别怕,妈妈在这里……”。

  熟悉的声音在庄睿耳边响起,随着而来的还有低声的啜泣声,那是姐姐的声音,听到亲人就在身边,庄睿慢慢的冷静了下来,母亲和姐姐的声音让他感到安心,又沉沉睡去。

  庄睿的爷爷是家乡古城一位有名的地质学者,不过在那十年动乱的时候没能熬过去,就连庄睿的父亲也受到了牵连,在庄睿五岁的时候由于身体原因去世了,而庄睿的母亲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学教师,含辛茹苦的把庄睿和他姐姐拉扯大,在去年办理的内退。

  庄睿的姐姐叫庄敏,比他大了五岁,已经结婚并且有个三岁多的孩子,生了小孩之后就没有再工作,姐夫家里兄弟几个,也是普通家庭,父母也帮衬不到,姐夫是个普通工人,人很老实,对庄睿的姐姐也很好,只是收入不是很高,一家三口过的有些清苦,平时庄睿母亲的退休工资,倒是有大半都贴补在他们身上了,这也是庄睿来到中海找一份高收入工作的原因之一。

  这次庄睿受伤,庄母和他姐姐接到通知后,马上就赶到了中海市,在庄睿的病床前已经守护了两天了,母女二人脸上都显露出一丝疲惫和担忧的神色。

  “医生,小睿怎么样了,怎么又昏迷了?”。

  庄睿母亲的手紧紧的抓住了闻讯赶来的医生的白大褂,含泪的眼中满是期待,生怕从医生口中听到不好的消息。

  “没事的,他的心电图很稳定,现在应该是睡着了,你们不要打扰他,让他自然醒来,病人的眼睛还需要进一步的检查,不过他的视网膜并没有脱落,只是受到了强烈刺激,应该不会有失明的危险的,你们放心吧,病人是我们这座城市的英雄,领导们也有指示,我们会尽全力救治他的。”

  医生的话让母女二人安静了下来,面露忧色的看着病床上的庄睿。

  *****************

  清晨的阳光透过病房的窗帘,使得昏暗的房间变的明亮了起来,庄睿所在的病房是住院区,大多病人都有夜间陪护,现在大多都起床开始洗漱了,医生也开始了查房,一时间原本寂静的地方变的有些喧闹起来,使得医院这个略显清冷的地方有了一些生机。

  今天是庄睿后脑伤口开线的日子,而他的双眼是否能恢复光明,也是在今天才能知晓,如果眼睛没有太大问题的话,今天就可以出院,至于完全康复,就要时间慢慢调养了。

  距离典当行抢劫事件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了,案件在众多人士的关注下,案情已经很清晰了。

  这是一个流串到中海市的抢劫团伙,一个四个人,在外面放风的那个人也在随后几天被中海警方抓捕归案了,经过审问得知,这几个人在案发的前一个星期内,装扮成客户多次去到典当行踩点,案发当天胥玲的早退,让他们以为这次抢劫计划可以轻易得逞,不过庄睿在工作一年中所养成的每天下班之前,都严格按照规定将贵重物品保管在柜台内的这个良好习惯,使得劫匪们的计划彻底破产,而银行押款车的提前到来也决定了他们的悲惨下场。

原创文章,作者:lc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bianjia.com/wwbk/9500.html

QR code